雾水五

产的cp就那么几个。

习习生快


【周翔】关乎猫与前辈与荣耀(上)

小周猫化。

越云开始,时间线错乱。

ooc,故事无聊。

不想肝英语作文.所以就来写习习生贺。停电大法好。

Then,let us begin!

1

“喵?”

周泽楷在一个黑漆漆的地方醒来。

晚上了?

他习惯性的想要揉揉眼睛,让轻微近视眼睛能看的清楚一些,但四周还是黑漆漆的,什么都看不清。只感觉到了似乎有什么毛茸茸的东西蹭过脸颊。

他又用手揉了揉眼,这次用的手心,软呼呼的肉垫很舒服,如果不是自己的那就更好了。

“喵。”噢。

???

是在做梦的。只不过是在训练室打了个盹而已。

“chua。”

像是是什么被拉开的声音。一道光顺着拉链口冲了进来。他的瞳孔瞬间放大。

原本污浊的空气也被冲散了。

话说这个天气穿风衣真的不冷吗。

一个带着口罩和帽子的少年,嘴中嘟嘟囔囔的。

“谁让那个混蛋把你放这的,还拉上拉链?怕不是要憋死……”

少年絮絮叨叨的,手上确是熟练的把幼猫抱起。

“就是因为怕不习惯才在同城……结果还是这样。”

周泽楷突然悬空,习惯性手脚扑腾了几下,都被少年安抚了下来。

嗯。是个好人。

叮。好人卡到账。

可能受幼猫自身条件的限制,周泽楷看不清少年的样子,只是帽子边角处漏出的金发和耳朵上夸张的耳钉格外显眼。

看上去像个不良少年。

“你就先呆在我口袋里,不要乱动,知道了吗?”

少年叮嘱着他,不管他能不能听懂,把他放进了风衣自带的大口袋中,只留一个脑袋在外面。少年的手没有拿出,而是一下一下抚摸猫背,安抚着他。

周泽楷不乱,就歪着脑袋看着街上的装饰有些新奇,这是他已经很久没有以这样的视角观察街道了,自从他过了小学。

2

“回来了。”

少年向着厨房的地方应了一声,在门关处换好了鞋,将风衣脱了下来,周泽楷就又到了他的怀里。

“猫抱回来了?”

他看到一个三十多岁的妇女从厨房中出来,一边走一边解着围裙。

少年走过去,将猫递给她,然后帮她解后面打上的死结。

“布偶啊?”

被递过来递过去的周泽楷感觉脑袋有点发晕,最后回到了少年的怀抱。

“对了今天晚上有你喜欢的糖醋排骨……”

“先回房间了。”

“沉不住气的小子……”

少年的脚步很轻快,让周泽楷感觉一颠一颠的,但也无所谓,毕竟已经颠一路了。

周泽楷以为少年的屋子会与其他大多处于同年龄阶段的少年一样,脏乱差来形容,像杜明?但少年的房间确实意外的干净,朝阳的卧室整洁明亮,一整个书柜的书被分类拍得整整齐齐。还有另外一个台架,上面空空的,不知道是用来做什么的。床旁边有一个小窝,大概是早准备好给自己当窝的。

少年把他抱在怀里,从抽屉中翻出来了本笔记,打开一片空白,唯有第一面上的“孙翔”两字龙飞凤舞,果真要飞上天。

“12-2

生日,猫到了。”

孙翔的字算的上潇洒,比起第一页的名字却要收敛许多。

生日?

周泽楷眨眨自己的眼睛。

糖醋排骨?

喵!

3

周泽楷醒来就发现自己在训练室睡着了,外面天色昏黑,训练室的灯已经亮起来了,也没人叫醒他。

刚出道就担任队长,果然任务太重了吗?

其他人都很安静,训练室中只听见键盘和鼠标的声音。

“队长,要是太累了就去歇会吧。”

方明华坐在他的左边,低头悄声说,“经理说今晚请吃饭。”

周泽楷测眼看了看旁边台历上的时间。

12-2

生日?

周泽楷没有再关注那个奇怪的梦。

晚饭聚餐照例被灌了一肚子汽水,也不知道是谁定的可乐代酒。

回到轮回已经十点,周泽楷没再去训练室,而是在宿舍里抱着笔记本,分析各种比赛的视频。

“这是这个赛季越云的比赛视频,越云新人很有穿透力,不出意料会收到名门的招揽……”

周泽楷盯着画面上移动的横刀,在心中认真的做着分析。

鲁莽,好战,自信。

但确实很强。

一遍一遍的播放着擂台的视频,他的眼皮也越来越重。

“喵?”

周泽楷抬抬爪子,天还没亮,他对于孙翔的打扰险些有些不耐烦。

孙翔。

“今天要去训练了。”

“今天也要乖乖呆在口袋里,别出声噢。”

??

“嘻嘻。”

???

还处于蒙蒙状态的周泽楷就被孙翔塞进了口袋。

我是谁我在哪我要干嘛?一路上,周泽楷思考着这三个问题,有点错乱。

4

越云两个字并不显眼,却一下子吸引了周泽楷的目光。

孙翔看着自家布偶努力扭脖子不知道在看些什么之后,果断的把他的头按在了口袋里。

倒回去?不符合羊哥形象。

天还没亮,一路上没遇到几个人,应该还在宿舍里休息。

周泽楷悄悄抬头,顶开了口袋口,只露出一双眼。

这个赛季以前,轮回并没有发费太大力气研究越云,周泽楷出道两年,对于这个战队的了解却也不多。只能记住账号卡,人却对不上号。

那么孙翔是谁的操控者呢?

“看什么呢,”孙翔一只手放进口袋,不经意似的搓揉了一下他的脑袋。

周泽楷被自己身上的毛刺的不想睁眼。

“到了训练室可不能被人发现。”

孙翔选了个角落的位置坐下,看上去不是很显眼,确实也避免了一些麻烦。他把旁边那一椅子转了向,又把周泽楷抱出来,把外套盖在了他的头上。

“喵?”

孙翔比了一个“嘘”的手势。

电脑开机的声音在空旷的训练室中传递的格外远。

孙翔没有插入账号卡,而是点开了桌面上的一个图标,开始了漫长而无聊的基础训练。

他似乎忘了周泽楷的存在,专心的做着可能做过几百次的训练,等他回过神想要伸个懒腰时,发现布偶已经睡着了不知多久。

“布偶格外贪睡吗?”

5

周泽楷从自己的屋中醒来,神情还有些恍惚。面前的笔记本已经黑屏了,他在这里坐【睡】了一晚上。

忽略脖子处的酸痛,周泽楷又打开了笔记本。

“孙翔”

弹出来的是一堆乌七杂八的广告,周泽楷划着鼠标。

“横刀”二字正如其名,横在了他的视野中央。

最佳新人奖得主。

中午午休是必不可少的,周泽楷回到宿舍,倒在床上,脑子混混顿顿的。

6

周泽楷察觉到自己似乎处于移动之中,微微睁开眼。

这个高度,应该是被抱在怀里。

去哪?

孙翔在上楼,一颠一颠的,不久又平稳下来,到了一个门前。

门没有关,一推就开。

“醒了?”

孙翔从口袋中翻出了小袋猫粮,打开放在了他的面前,自己则抱着笔记本,看的津津有味。

周泽楷突然有点想昨天没吃上的糖醋排骨。

笔记本上播放着战斗视频。

周泽楷认出了一叶知秋。

“很厉害吧。”

孙翔有一搭没一搭的抚摸着他的后背,语气很活泼,“我会比他还厉害的。”

“咚咚”外面有人敲门。

孙翔应了一声,把周泽楷塞进了被子里。

不一会儿,孙翔走回来。

“我出去下。”

之后几天周泽楷再看见孙翔,他都是一副高兴的样子,只是其中掺杂着一丝焦虑。

快到开新服的时候了,周泽楷也忙着战队的事情,睡眠时间少了不少,于是布偶猫看上去更嗜睡了。

孙翔带着他去宠物医院几次,也没有得到明确答案,只能随身把他带着。别突然间找不到。

孙翔最近悠闲了很多,至少在周泽楷看得见他的时候。

越云似乎没有很多比赛,最近更是连训练也没叫,孙翔就干脆直接一到训练时间就窝在宿舍里,怀里周泽楷腿上笔记本。

大多数时候,笔记本上会循环着一叶知秋的视频,孙翔会一遍一遍的看,好像不会腻,边看边嘟囔。

有的时候是会在荣耀论坛上披马甲看回复,有时候会笑出声。

但周泽楷却无法理解孙翔和黑粉隔着网线吵个脸红脖子粗,是单方面的。

他可以自己开黑楼黑叶秋黑个爽快,但一旦有人附和就会被他骂回去。

周泽楷看来,这似乎是无必要的。

7

他在孙翔的口袋中,头被压在了里面。幼猫长大了不少,在口袋里有些憋屈。

出门前,孙翔在镜子前站了好一会儿,像是要参加什么宴会一样。

“今天,带你去玩。”

孙翔笑的很轻松的样子,周泽楷却感到了他手心的汗。

“翔哥。”

孙翔从车中下来,几个陌生的人向他打着招呼。

孙翔微微颔首,似乎更加焦虑。

平稳下来后,周泽楷小心翼翼的把头露出口袋。

四周的人看上去都有些眼熟,似乎是哪个战队的。

周泽楷想起经理的话,孙翔会被大俱乐部招揽,轮回也犹豫着。

不应该会是百花吗?

他们走到一一个略显空旷的房间,除却一张打大的会议桌和桌椅外,确实没有其他什么。

身边的嘉世队员一个一个与孙翔寒暄。

一味的奉承。

在周泽楷看来,这些话大多无用,比黄少天的垃圾话还废上几分。孙祥百般无聊,用手逗弄着口袋中的周泽楷。

周泽楷看到门外一人,他站立在那,似乎看了很久。

叶秋。

教科书般的存在。

孙翔的身体微微向前倾,似乎也看到了他。

“一叶知秋。”

“如果喜欢就把这一切当做荣耀而不是炫耀。”

他感到孙翔的身体僵了一下,手上微微用力。

“我会让斗神的名字,再次响彻整个荣耀。”

对峙中,孙翔从不退却。

在他人眼中,他的神色称得上嚣张,但周泽楷却能看到他额头上冒出的汗。

他轻轻舔了一下孙翔的手心,感受到他的瑟缩。

8

杭州的冬天湿冷,周泽楷习惯了南方的天气,孙翔却没有。

没有暖气只能开空调,孙翔的嘴上已经因为干燥破了皮。

偏偏他不爱喝水,整日坐在电脑前,杯子里有水就喝一口,没有也不去倒。

有润唇膏会好一点吧。

“猫粮吃完了?”

孙翔抱着周泽楷出了门,外面湿冷,风又大,孙翔很快后悔穿风衣出门。

他把周泽楷塞进怀里,在领口处露出一个脑袋。

附近有个大型超市,应该会有猫粮之类的吧……顺便带点零食。

tbc

我喜欢写,不管有没有人喜欢看。ooc?那就ooc。

小红心小蓝手?谢谢(怎有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不占tag了,嗯……我有好多脑洞,都很想写…你们最想先看哪一个。


ps。片段是我最想写的部分。


1【周翔】多一分太亮(小周猫化)在孙翔越云时开始,小周在梦中猫化。


片段:

孙翔出门时在镜子前站了好一会儿,很郑重,像是要参加什么宴会。

“今天你可不能捣乱。”

孙翔对他笑笑,把他放在了口袋里。刚刚好。

被捂住脑袋的周泽楷在口袋中只觉得摇摇晃晃,有些不习惯,等到最终平稳下来他拨才开口袋,把眼睛露了出来。小心翼翼的观察着周围的环境。

这是一个很空旷的房间,除却一张大大的会议桌和旁边的椅子,在没有别的什么。

人声响起,周泽楷一个瑟缩,把半伸出去的脑袋蜷缩了回去。

“翔哥。”

周泽楷只觉得那个声音有些熟悉,在单方面的寒暄中,他意识到了这人的身份……嘉世副队长刘皓。

紧接着又几个脚步声响起,还是和刚才差不多的话。

周泽楷并不认为这些话对孙翔的成长有什么帮助,甚至比黄少天的垃圾话还要废上几分。


在百般无聊中,又有一个人来了,大概是什么重要的人。他察觉到孙翔抚摸他的手颤了一下,身体也向前倾了一点,像是准备站起。

他又悄悄地把眼睛露了出来。

叶修。

教科书一般的存在。

他突然明白了孙翔的来意和嘉世队员……除了叶修对孙翔的态度。

“一叶知秋。”

“如果喜欢就把这一切当做荣耀而不是炫耀。”

周泽楷察觉到背上手的突然的用力。

“我会让斗神的名号,再次响彻整个荣耀。”

在对峙中,孙翔从不退却。尽管他的手也会抖,身子也在绷直,但脸上的神色却是掩不住的。在别人看来,这是嚣张,但周泽楷却能看到他额头上冒下的汗,明明是冬天。

孙翔是仰慕他的,怀着敬意和战意。孙翔房间里摆着一叶知秋的手办,墙上贴着海报,会一边抚摸着他一边一遍一遍看着一叶知秋的视频,会嘲讽黑子,说就不过会气到满脸通红,说出一句“不服来战”。


2【张韩】止于鼻尖

这是一个关于撩啊撩点到为止的故事,结局应该会有肉。

片段

张新杰灵巧的,为韩文清打上了一个温斯顿结。因为靠近脖颈的缘故,张新杰的身体微微向前倾,低下头,呼吸若有若无的打在了脖间。却又在对方变得尴尬前,两人靠的很近,身高相当,抬起头就能轻易吻上。

韩文清向左一偏头,刚好碰上他的目光。眼镜下的目光并不清晰,却觉得他似乎要向前倾。

“可以了。”

张新杰抬头,嘴唇擦过去,又向后退了一步。

止于鼻尖


3【王昊】你怂不怂

这是关乎我怂还是不怂的故事,我……怂。日天是我没有的勇气。

片段。

唐昊看着一个青色的书包在眼前略过,不顾还骑着车,用手一抓旁边的同学。

“快看快看,现在几点了!”

同学一愣,“十分……”

唐昊也觉得自己有点奇怪,欲盖拟彰:“我……可能赶不上公交最后的末班车了。”

同学:你醒醒,现在是晚上十点。


4【王昊】街头(名字还没有定)

这是一个国外跳街舞玩滑板的日天和玩长板的帅气小哥哥王杰希的故事

片段








我不知道先写什么,都好想写啊啊啊……你们来决定吧。



【王昊】有关于物质的分类

请给下列物质进行分类:

氢气 氨气 氮气 空气 王杰希:混合物和纯净物。

唐昊:能吸的和不能吸的

请给下列物品进行分类:

将军 一支笔 大鸡 王不留行

王杰希:?

唐昊:能抽的和想(hu)的【王杰希:????】

(乱入)叶修:能止痛的和只能治痛经的。



我也不知道我在写什么,随便写写,随便看看。

碎碎念

忽视忽视忽视。
啊,这是某个暗恋少女的碎碎念
我三观不正……
三观不正……
不正……
正……
可能我真的不正?可我觉得我除了爱情观……好吧,还有价值观,其他都挺正的……吧……。
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我背的挺六的。

身为一个女生……我想当爆爆的男友……这么可爱的爆爆,真的是什么cp也不想站……不,我不是痴汉。爆娇什么的……一直都是我的理想型啊……但是轰爆也很可爱啊……可恶=我爆还是轰爆……女子爆也很好吃的样子……不行了,纠结。

【微微微微微喻黄周翔】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系列.1.0

关于黄少和羊习习的某些相似。

1.
孙翔和黄少天在某一方面有点相似,比如同样黄色的头发和某些不小心从嘴里蹦出的话。
刚听到这个说法时,孙翔才刚刚进入嘉世,年少气傲的少年,不意外的嗤笑了一声。
剑客和战斗法师,哪里会一样。
剑客的背后有术士,战斗法师可却不把背后交给什么其他人。
2
后来,又有人说,黄少天和孙翔很相似。
天才?
算是吧。
正在与轮回队友磨合的孙翔想着。
爆表的手速什么的,犯规。
3
再然后,也没人说孙翔和黄少天像了。
还有人会说,什么?那个孙翔?别开玩笑了。
与冠军失之交臂的孙翔却发现,自己和黄少天好像真的有点像。
一直都说着“还有很多个属于蓝雨的夏天的”的黄少天,一边说着“让斗神的名誉响彻整个荣耀”的孙翔,某种程度上真的是同类。
可能是在某些不服输的方面吧。
4
可惜的是,黄少天从开始就有喻文州站在身后,而孙翔遇见周泽楷似乎晚了点。
在经历了那么多以后,成长了那么多的孙翔才遇到了周泽楷,遇到了轮回。
也有可能是因为经历了那么多,才会出乎意料的磨合顺利。

“晚了点也没关系,最佳搭档还是我们的。”

5

两个太阳,黄少的主旨是会发光,习习的态度是连同自己无差别一律灼伤。
黄少在开始便遇上了月亮,习习在经历漫长的等待后,遇上了自己的哈雷彗星。

哈哈,我的思想比较奇怪吧,不自觉的,就会联想带一些本来可能不相关的东西。比如初中地理老师很像憨豆先生,高中历史老师很像唐老鸭。羊驼,长颈鹿,马也是……乌龟……不,我不是在骂人。
不喜欢的话……我在开头就注明了……
有点不敢打黄少的tap,哈哈。
两个人不像确实是……但是……我就是觉得很像……


上高中,租房,搬家。
租的房子没WiFi,所以……停更啦……假日之类的时间会更,实在不行还有流量,哈哈。就打个招呼,以后更新会更慢,我绝对不是再找借口。
看见的看不见的,我真的说过了。

【周翔】论话废和失声的正确出门方式

孙翔失声进行时。

孙翔性子爱闹腾,加入轮回后又有三人组一起浪,更是一发不可收拾。


平日里总少不了吵闹, 这使他的嗓子遭了不少罪, 经常第一天闹完,第二天就失声,于是单数天是普通喜剧,双数天就成了卓别林专演。


孙翔昨天刚和三逗比疯玩,从KTV一路飚小绵羊飚回了轮回,期间吕泊远和吴启负责骑车,他和杜明负责惨叫,第二天轮回好不意外的多了个周泽楷,一个是原版,格外俊俏;一个是"盗版",不够成熟。


按照吴启的话说,还得在油里多过几遍。


看着孙翔和杜明演哑剧,江副队的内心很放松,反正最近也没比赛,队里正好可以安静两天。


可是江副队还是低估了吴启和吕泊远的闹腾程度,以他们俩的深厚功力,能把孙翔和杜明硬生生气着了。


尤其是孙翔这个脾气倔的,气着气着能和他们打起来。


两位也是不怕事的,打就打,二对二,谁怕谁儿砸。


“等等!别往脸上打啊!”


开玩笑,我翔肯定不会下重手,最多会儿敷会冰块。
于是孙翔痛痛快快的教了两位怎样做人。


杜明在一边亮着星星眼,拍手拍的欢快。


不怕猪一样的队手,就怕神一般的队友。


我羊威武!


外出拍海报归来的周泽楷看见在地上来回滚动哀嚎的两个不明物体,习惯性的蹲下戳戳,却不料他去戳一下,吕泊远滚一下,他又戳一下,吴启滚一下……


滚来滚去,构成了一副和谐的图像。


你不是下午去才回来吗?


周泽楷看着孙翔,不解的歪了歪头。


然而周泽楷并没有接收脑电波的功能,和孙翔同一型号的杜明也暂时不能说话。


周泽楷只能向江副队求助。


江副队没有孙翔这个频道,也表示无能为力。


于是孙翔手舞足蹈了半天,也没能把自己的情绪表达出来,憋了一肚子的气,自己跑回房间,锁上门了。


等到晚餐时间,食堂中也没见到人,看来翔翔是真的郁闷了。作为队长的周泽楷就被赶去安慰翔翔受伤的小心灵。


到了门旁,拧拧门把手,很好,锁上了。周泽楷皱了皱眉,从口袋中掏出了江波涛用来查寝的钥匙,幸亏我机智。暗暗给自己比了个赞,悄悄推门,走了进去。


房间很干净,是队内统一的蓝白两色,最南边被做成了落地窗,正好望向窗外,这间房还是经理特地给他选的。


而孙翔正坐木质的地板上打着游戏。


“别玩了。”


周泽楷戳了戳孙翔,露出讨好的笑容。


孙翔摘下耳机,锁定了战局。孙翔努努嘴,表示想出去玩。


周泽楷看懂了孙翔的意思,点头表示同意,,应该没人会注意他们,这样的话偷偷混进小吃街也可以。
穿上带帽外套,戴上墨镜。


周翔二人就这样光明正大的从前门路过遛狗的看门大爷,溜了出去。


八月热闹的小吃街上,这样反而更加显眼,二人就恢复了平常的样子,把墨镜摘下来放进了包里。


很快,被勒令节食而困苦不堪的二人就找到了猎物。
麻辣烫


“辣,不辣。”


周泽楷拿过来,直接将清汤白水的那一份给了孙翔。
孙翔不禁鼓起来腮帮,对于一个噬辣的人来说,这简直是侮辱!


那一小份麻辣烫很快就被孙翔嚯嚯了个干净。眼巴巴的盯着周泽楷有辣的那一份,眼底有着无声的控诉。


周泽楷其实不是很能吃辣,但看着孙翔的眼神,硬生生把那份囫囵吞了进去。


店家应该是默认了麻辣,辣的他直哈气。


孙翔看着他,似乎想笑,但还是忍住了。


他把目光转向了一边的烤肉,新疆烤羊肉串那小哥可能真是新疆那边的,操着一口带有浓重口音的普通话。


孙翔听了好半天,又手舞足蹈的比划了一阵,两者惊奇的脑回路越偏差偏差越大。


于是他果断的揪过来周泽楷,试图和新疆小哥交谈。


买个烤串要什么交谈?不是说数就可以了吗?偏偏那小哥还要问加多少辣,吃不吃酱之类的问题,由于口音,硬生生扯了半天。


然而,周泽楷又是那么好懂的吗?


于是在围观人群越来越多甚至有人在嘟囔着眼熟的情况下,孙翔拉起周泽楷就是一个狂奔,帽子好不意外的掉落了,金发更是显眼。


于是本来不会被发现的他们,受到了来字粉丝的追杀。


眼看就要被追上,两人跑进了拐角的超市。


孙翔一拉周泽楷,在收银台前蹲下,假装在选什么东西。


周泽楷好像想说什么,却被孙翔按下头去了。


“那边两个男生在干嘛?”


孙翔身体一僵,装作在认真挑选的样子。


“那边不是卖tt的吗……”


孙翔连忙扔下手中的东西,脸上的红色一直蔓延到耳根。没看到身旁人的笑。


“原来他们是……”


他刷的一声站了起来,要不是他发不出声,他能上去和那个女生……


周泽楷轻轻拉了拉他的袖子。


“人走了。”


看着前面人的背影,忍不住笑了笑。


“付款。”

END

短小的甜饼(?)


【微微微微微周翔】失落以后


孙翔最近很烦,夜雨声烦的烦。

比赛输给兴欣后,轮回官博底下炸了天。

“战队毒瘤”

“呵呵,斗神?”

黑暗的训练室中,只有一个小小的手机的光亮,孙翔窝在一个角落,眼里的光一点点暗淡了。

他来到轮回,是为了冠军,可好像因为他,轮回丢了冠军。

其实明眼人可以看明白,孙翔的发挥正常,甚至超常,已经有了当初斗神的风范。

只是叶修更强而已。

再过几年,积累足够战术经验的孙翔无疑会达到巅峰。

可轮回粉丝不那么想,这使孙翔也跟着颓废。


孙翔刚到轮回时,就受到了一波来自轮回粉丝的轰炸,有说“轮回药丸”的,有说“孙翔滚粗电竞圈”的,评论竟与娱乐圈几条黑粉评论对上了号。


一些技术粉冷静分析着加盟轮回的利弊,很快有人明白了轮回的决定,支持着轮回。

理智粉看了技术粉的分析,也表示支持,倒是很快将负面的评论刷了下去。

轮回公关部表示很开心,因为掉了一批无脑粉,他们可以更轻松的控制以后舆论的走向。

舆论是可怕的,就像社会压力,可以压垮很多选手。


现在的孙翔,已经被压的喘不过气了。他不再是当初那个不顾负面评论坚持一战的年少者了。这一年,他经历了很多,嘉世濒临倒闭,和一叶知秋被转手轮回,和周泽楷一起得最佳搭档…

他成长了,却也懦弱了。他不再是一个人了,却要承受加倍的痛苦了。

这让孙翔多少有些手足无措。训练室的灯亮了,孙翔不注意,被灯光刺到了眼,生理泪水顺势流出。


“谁?”

孙翔抬头看向了门口站立着的人,视线由于泪水有些模糊不清。


“我,周。”

孙翔松了口气,要是让江波涛知道他这么晚还在练习室,肯定又是一阵唠叨。

过了一会,孙翔的眼睛适应了明亮的光线,也看清了面前的周泽楷。

穿着一身企鹅睡衣,看起来滑稽可爱。

周泽楷没说话,走到孙翔旁边,也学他坐在地上。

“挪挪空。”

孙翔依言向左边挪了挪,给周泽楷留出了右边的空间。周泽楷也向那边挪挪,因为坐在地上,它的动作看起来是一拱一拱的。还在平时,孙翔肯定要嘲笑他的,可现在的孙翔,没有那个心情。

“你说,他们怎么那么讨厌。”

孙翔拿着重新亮起来的屏幕,输入密码,手速快到惊人。他指了指搜索“孙翔”后热度最高的的一条评论,那是一条黑粉的控诉,貌似技术组的分析了孙翔的技术,实则睁眼瞎。底下跟着一串不明真相的粉丝的回复。

周泽楷看了一会,没说话,就是又往孙翔那边挪了挪,手放在孙翔的另一只手上,给予着无声的安慰。

相对于外界,队内的压力一向很少,轮回给战队接了不少代言,不说责骂,轮回的经理认为得了冠军是造化,得不了也不能说是垂头丧气。而对于这次的失利,轮回队员只是总结了经验教训,打算来年再战。

失落是有的,但也不足以导致对内气氛低迷。

所以白天,孙翔并不觉出异常,只有夜晚听到身边平缓了的呼吸声时才会觉得不安。

“手机”

周泽楷开口,打破了沉寂,从孙翔手中拿过手机,快速登录了一个小号,名为“星★”头像是一张一枪穿云的q版漫画。

孙翔从周泽楷那里拿回手机,翻了起来。那是周泽楷出道后的琐事,还有转发的一部分鸡汤。“我的评论”里面更是密密麻麻,大抵是对于周泽楷出道任队长负面评论的回复。

周泽楷不善言辞,只能通过简短的话语将意思表明,语言诚恳,态度简洁。

孙翔觉得,可以给每个满分。

如今风光亮丽的枪王也是经过打磨的。

“你当初看到有人黑你怎么想的?”

“没什么。”他不在意那些负面评论,他只要证明就可以了 。

孙翔撇撇嘴:“我当初想,翔哥我那么帅,他们不喜欢我也就算了,还要黑我?肯定要继续努力。”

孙翔点开了“我的关注”,毫不意外的看到了轮回每一个人的名字。

“你什么时候关注的我?”

“嘉世。”

“那么早?”

“恩。”

“当时的我一定特别傻。”孙翔自嘲的笑着当初那个莽撞的自己,却又怀念。

“没有,你很认真。”

那个时候的孙翔可没有什么正面评论,铺天盖地的全都是责骂,周泽楷大概是唯一给那段时光自己这样评价的人了。

“为什么总是输。”

不是怕输,而是每次,好像都是他的错,他明明在成长,他明明进步了,他明明…就差一点。

被液体滴湿的屏幕开始触动,孙翔连忙用手抹去屏幕上的水珠,可却有一滴又一滴的留下。

在胡乱触碰中,微博刷新了。

“ @ 轮回_ 江波涛_: 等待冠军,我们会努力修正比赛中暴露的问题,但无可非议的是,在比赛中,每个人的表现都很优秀 ,我们只是需要时间 "

,“ @ 轮回_ 方明华_:孩子们都很认真/@ 轮回_ 江波涛_: 等待冠军,我们会努力修正比赛中暴露的问题,但无可非议的是,在比赛中,每个人的表现都很优秀 ,我们只是需要时间”

“ @ 轮回_ 吴启_:轮回必胜/@ 轮回_ 方明华_:孩子们都很认真/ @ 轮回_ 江波涛_: 等待冠军,我们会努力修正比赛中暴露的问题,但无可非议的是,在比赛中,每个人的表现都很优秀 ,我们只是需要时间 ”

“ @ 轮回_ 吕泊远_:下一个赛季是我们的。/@ 轮回_ 吴启_:轮回必胜/@ 轮回_ 方明华_:孩子们都很认真/ @ 轮回_ 江波涛_: 等待冠军,我们会努力修正比赛中暴露的问题,但无可非议的是,在比赛中,每个人的表现都很优秀 ,我们只是需要时间 ”

“ @ 轮回_ 吕泊远_:下一个赛季是我们的。/@ 轮回_ 吴启_:轮回必胜/@ 轮回_ 方明华_:孩子们都很认真/ @ 轮回_ 江波涛_: 等待冠军,我们会努力修正比赛中暴露的问题,但无可非议的是,在比赛中,每个人的表现都很优秀 ,我们只是需要时间 "

“ @轮回_杜明:你们都说完了让我说什么呀混蛋!@ 轮回_ 吕泊远 @ 轮回_ 吴启/@ 轮回_ 吕泊远:下一个赛季是我们的。/ @ 轮回_ 吴启_:轮回必胜/@ 轮回_ 方明华_:孩子们都很认真/ @ 轮回_ 江波涛_: 等待冠军,我们会努力修正比赛中暴露的问题,但无可非议的是,在比赛中,每个人的表现都很优秀 ,我们只是需要时间 "

“@ 轮回_ 周泽楷_:等待。@ 轮回_ 孙翔   @ 轮回_ 江波涛。 @ 轮回_ 吴启   @ 轮回_ 吕泊远。 @ 轮回_ 杜明

“翔翔?”
“?”

杜明的脑袋突然从训练室门口露出,脸上带着笑。
r

三个脑袋一个个冒了出来,最后被江波涛推进门,而方明华则慢悠悠的跟在后面。

“就知道你心情不好,给你带的点心…”

“还有可乐。”

“翔翔啊,网上那些都是瞎说,他们就是羡慕嫉妒恨。”

“调整好心态,下个赛季冠军是我们的。”

“注意身体别再熬夜训练了…”













“@ 轮回_ 孙翔_:三生有幸。@ 轮回_ 江波涛。 @ 轮回_ 吴启   @ 轮回_ 吕泊远。 @ 轮回_ 杜明
以及@轮回_周泽楷。”

“ @ 轮回_周泽楷:遇见。 @ 轮回_ 江波涛。 @ 轮回_ 吴启   @ 轮回_ 吕泊远。 @ 轮回_ 杜明
以及@轮回_孙翔。”




















与世无争的我,只想静静的做个佛系少女。

佛系佛系。

不好看?那就不好看吧……反正是我写的……哈哈。




手机维修ing,回复更文可能会特别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