雾水五

产的cp就那么几个。

碎碎念

忽视忽视忽视。
啊,这是某个暗恋少女的碎碎念
我三观不正……
三观不正……
不正……
正……
可能我真的不正?可我觉得我除了爱情观……好吧,还有价值观,其他都挺正的……吧……。
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我背的挺六的。

身为一个女生……我想当爆爆的男友……这么可爱的爆爆,真的是什么cp也不想站……不,我不是痴汉。爆娇什么的……一直都是我的理想型啊……但是轰爆也很可爱啊……可恶=我爆还是轰爆……女子爆也很好吃的样子……不行了,纠结。

【微微微微微喻黄周翔】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系列.1.0

关于黄少和羊习习的某些相似。

1.
孙翔和黄少天在某一方面有点相似,比如同样黄色的头发和某些不小心从嘴里蹦出的话。
刚听到这个说法时,孙翔才刚刚进入嘉世,年少气傲的少年,不意外的嗤笑了一声。
剑客和战斗法师,哪里会一样。
剑客的背后有术士,战斗法师可却不把背后交给什么其他人。
2
后来,又有人说,黄少天和孙翔很相似。
天才?
算是吧。
正在与轮回队友磨合的孙翔想着。
爆表的手速什么的,犯规。
3
再然后,也没人说孙翔和黄少天像了。
还有人会说,什么?那个孙翔?别开玩笑了。
与冠军失之交臂的孙翔却发现,自己和黄少天好像真的有点像。
一直都说着“还有很多个属于蓝雨的夏天的”的黄少天,一边说着“让斗神的名誉响彻整个荣耀”的孙翔,某种程度上真的是同类。
可能是在某些不服输的方面吧。
4
可惜的是,黄少天从开始就有喻文州站在身后,而孙翔遇见周泽楷似乎晚了点。
在经历了那么多以后,成长了那么多的孙翔才遇到了周泽楷,遇到了轮回。
也有可能是因为经历了那么多,才会出乎意料的磨合顺利。

“晚了点也没关系,最佳搭档还是我们的。”

5

两个太阳,黄少的主旨是会发光,习习的态度是连同自己无差别一律灼伤。
黄少在开始便遇上了月亮,习习在经历漫长的等待后,遇上了自己的哈雷彗星。

哈哈,我的思想比较奇怪吧,不自觉的,就会联想带一些本来可能不相关的东西。比如初中地理老师很像憨豆先生,高中历史老师很像唐老鸭。羊驼,长颈鹿,马也是……乌龟……不,我不是在骂人。
不喜欢的话……我在开头就注明了……
有点不敢打黄少的tap,哈哈。
两个人不像确实是……但是……我就是觉得很像……


上高中,租房,搬家。
租的房子没WiFi,所以……停更啦……假日之类的时间会更,实在不行还有流量,哈哈。就打个招呼,以后更新会更慢,我绝对不是再找借口。
看见的看不见的,我真的说过了。

【周翔】论话废和失声的正确出门方式

孙翔失声进行时。

孙翔性子爱闹腾,加入轮回后又有三人组一起浪,更是一发不可收拾。


平日里总少不了吵闹, 这使他的嗓子遭了不少罪, 经常第一天闹完,第二天就失声,于是单数天是普通喜剧,双数天就成了卓别林专演。


孙翔昨天刚和三逗比疯玩,从KTV一路飚小绵羊飚回了轮回,期间吕泊远和吴启负责骑车,他和杜明负责惨叫,第二天轮回好不意外的多了个周泽楷,一个是原版,格外俊俏;一个是"盗版",不够成熟。


按照吴启的话说,还得在油里多过几遍。


看着孙翔和杜明演哑剧,江副队的内心很放松,反正最近也没比赛,队里正好可以安静两天。


可是江副队还是低估了吴启和吕泊远的闹腾程度,以他们俩的深厚功力,能把孙翔和杜明硬生生气着了。


尤其是孙翔这个脾气倔的,气着气着能和他们打起来。


两位也是不怕事的,打就打,二对二,谁怕谁儿砸。


“等等!别往脸上打啊!”


开玩笑,我翔肯定不会下重手,最多会儿敷会冰块。
于是孙翔痛痛快快的教了两位怎样做人。


杜明在一边亮着星星眼,拍手拍的欢快。


不怕猪一样的队手,就怕神一般的队友。


我羊威武!


外出拍海报归来的周泽楷看见在地上来回滚动哀嚎的两个不明物体,习惯性的蹲下戳戳,却不料他去戳一下,吕泊远滚一下,他又戳一下,吴启滚一下……


滚来滚去,构成了一副和谐的图像。


你不是下午去才回来吗?


周泽楷看着孙翔,不解的歪了歪头。


然而周泽楷并没有接收脑电波的功能,和孙翔同一型号的杜明也暂时不能说话。


周泽楷只能向江副队求助。


江副队没有孙翔这个频道,也表示无能为力。


于是孙翔手舞足蹈了半天,也没能把自己的情绪表达出来,憋了一肚子的气,自己跑回房间,锁上门了。


等到晚餐时间,食堂中也没见到人,看来翔翔是真的郁闷了。作为队长的周泽楷就被赶去安慰翔翔受伤的小心灵。


到了门旁,拧拧门把手,很好,锁上了。周泽楷皱了皱眉,从口袋中掏出了江波涛用来查寝的钥匙,幸亏我机智。暗暗给自己比了个赞,悄悄推门,走了进去。


房间很干净,是队内统一的蓝白两色,最南边被做成了落地窗,正好望向窗外,这间房还是经理特地给他选的。


而孙翔正坐木质的地板上打着游戏。


“别玩了。”


周泽楷戳了戳孙翔,露出讨好的笑容。


孙翔摘下耳机,锁定了战局。孙翔努努嘴,表示想出去玩。


周泽楷看懂了孙翔的意思,点头表示同意,,应该没人会注意他们,这样的话偷偷混进小吃街也可以。
穿上带帽外套,戴上墨镜。


周翔二人就这样光明正大的从前门路过遛狗的看门大爷,溜了出去。


八月热闹的小吃街上,这样反而更加显眼,二人就恢复了平常的样子,把墨镜摘下来放进了包里。


很快,被勒令节食而困苦不堪的二人就找到了猎物。
麻辣烫


“辣,不辣。”


周泽楷拿过来,直接将清汤白水的那一份给了孙翔。
孙翔不禁鼓起来腮帮,对于一个噬辣的人来说,这简直是侮辱!


那一小份麻辣烫很快就被孙翔嚯嚯了个干净。眼巴巴的盯着周泽楷有辣的那一份,眼底有着无声的控诉。


周泽楷其实不是很能吃辣,但看着孙翔的眼神,硬生生把那份囫囵吞了进去。


店家应该是默认了麻辣,辣的他直哈气。


孙翔看着他,似乎想笑,但还是忍住了。


他把目光转向了一边的烤肉,新疆烤羊肉串那小哥可能真是新疆那边的,操着一口带有浓重口音的普通话。


孙翔听了好半天,又手舞足蹈的比划了一阵,两者惊奇的脑回路越偏差偏差越大。


于是他果断的揪过来周泽楷,试图和新疆小哥交谈。


买个烤串要什么交谈?不是说数就可以了吗?偏偏那小哥还要问加多少辣,吃不吃酱之类的问题,由于口音,硬生生扯了半天。


然而,周泽楷又是那么好懂的吗?


于是在围观人群越来越多甚至有人在嘟囔着眼熟的情况下,孙翔拉起周泽楷就是一个狂奔,帽子好不意外的掉落了,金发更是显眼。


于是本来不会被发现的他们,受到了来字粉丝的追杀。


眼看就要被追上,两人跑进了拐角的超市。


孙翔一拉周泽楷,在收银台前蹲下,假装在选什么东西。


周泽楷好像想说什么,却被孙翔按下头去了。


“那边两个男生在干嘛?”


孙翔身体一僵,装作在认真挑选的样子。


“那边不是卖tt的吗……”


孙翔连忙扔下手中的东西,脸上的红色一直蔓延到耳根。没看到身旁人的笑。


“原来他们是……”


他刷的一声站了起来,要不是他发不出声,他能上去和那个女生……


周泽楷轻轻拉了拉他的袖子。


“人走了。”


看着前面人的背影,忍不住笑了笑。


“付款。”

END

短小的甜饼(?)


【微微微微微周翔】失落以后


孙翔最近很烦,夜雨声烦的烦。

比赛输给兴欣后,轮回官博底下炸了天。

“战队毒瘤”

“呵呵,斗神?”

黑暗的训练室中,只有一个小小的手机的光亮,孙翔窝在一个角落,眼里的光一点点暗淡了。

他来到轮回,是为了冠军,可好像因为他,轮回丢了冠军。

其实明眼人可以看明白,孙翔的发挥正常,甚至超常,已经有了当初斗神的风范。

只是叶修更强而已。

再过几年,积累足够战术经验的孙翔无疑会达到巅峰。

可轮回粉丝不那么想,这使孙翔也跟着颓废。


孙翔刚到轮回时,就受到了一波来自轮回粉丝的轰炸,有说“轮回药丸”的,有说“孙翔滚粗电竞圈”的,评论竟与娱乐圈几条黑粉评论对上了号。


一些技术粉冷静分析着加盟轮回的利弊,很快有人明白了轮回的决定,支持着轮回。

理智粉看了技术粉的分析,也表示支持,倒是很快将负面的评论刷了下去。

轮回公关部表示很开心,因为掉了一批无脑粉,他们可以更轻松的控制以后舆论的走向。

舆论是可怕的,就像社会压力,可以压垮很多选手。


现在的孙翔,已经被压的喘不过气了。他不再是当初那个不顾负面评论坚持一战的年少者了。这一年,他经历了很多,嘉世濒临倒闭,和一叶知秋被转手轮回,和周泽楷一起得最佳搭档…

他成长了,却也懦弱了。他不再是一个人了,却要承受加倍的痛苦了。

这让孙翔多少有些手足无措。训练室的灯亮了,孙翔不注意,被灯光刺到了眼,生理泪水顺势流出。


“谁?”

孙翔抬头看向了门口站立着的人,视线由于泪水有些模糊不清。


“我,周。”

孙翔松了口气,要是让江波涛知道他这么晚还在练习室,肯定又是一阵唠叨。

过了一会,孙翔的眼睛适应了明亮的光线,也看清了面前的周泽楷。

穿着一身企鹅睡衣,看起来滑稽可爱。

周泽楷没说话,走到孙翔旁边,也学他坐在地上。

“挪挪空。”

孙翔依言向左边挪了挪,给周泽楷留出了右边的空间。周泽楷也向那边挪挪,因为坐在地上,它的动作看起来是一拱一拱的。还在平时,孙翔肯定要嘲笑他的,可现在的孙翔,没有那个心情。

“你说,他们怎么那么讨厌。”

孙翔拿着重新亮起来的屏幕,输入密码,手速快到惊人。他指了指搜索“孙翔”后热度最高的的一条评论,那是一条黑粉的控诉,貌似技术组的分析了孙翔的技术,实则睁眼瞎。底下跟着一串不明真相的粉丝的回复。

周泽楷看了一会,没说话,就是又往孙翔那边挪了挪,手放在孙翔的另一只手上,给予着无声的安慰。

相对于外界,队内的压力一向很少,轮回给战队接了不少代言,不说责骂,轮回的经理认为得了冠军是造化,得不了也不能说是垂头丧气。而对于这次的失利,轮回队员只是总结了经验教训,打算来年再战。

失落是有的,但也不足以导致对内气氛低迷。

所以白天,孙翔并不觉出异常,只有夜晚听到身边平缓了的呼吸声时才会觉得不安。

“手机”

周泽楷开口,打破了沉寂,从孙翔手中拿过手机,快速登录了一个小号,名为“星★”头像是一张一枪穿云的q版漫画。

孙翔从周泽楷那里拿回手机,翻了起来。那是周泽楷出道后的琐事,还有转发的一部分鸡汤。“我的评论”里面更是密密麻麻,大抵是对于周泽楷出道任队长负面评论的回复。

周泽楷不善言辞,只能通过简短的话语将意思表明,语言诚恳,态度简洁。

孙翔觉得,可以给每个满分。

如今风光亮丽的枪王也是经过打磨的。

“你当初看到有人黑你怎么想的?”

“没什么。”他不在意那些负面评论,他只要证明就可以了 。

孙翔撇撇嘴:“我当初想,翔哥我那么帅,他们不喜欢我也就算了,还要黑我?肯定要继续努力。”

孙翔点开了“我的关注”,毫不意外的看到了轮回每一个人的名字。

“你什么时候关注的我?”

“嘉世。”

“那么早?”

“恩。”

“当时的我一定特别傻。”孙翔自嘲的笑着当初那个莽撞的自己,却又怀念。

“没有,你很认真。”

那个时候的孙翔可没有什么正面评论,铺天盖地的全都是责骂,周泽楷大概是唯一给那段时光自己这样评价的人了。

“为什么总是输。”

不是怕输,而是每次,好像都是他的错,他明明在成长,他明明进步了,他明明…就差一点。

被液体滴湿的屏幕开始触动,孙翔连忙用手抹去屏幕上的水珠,可却有一滴又一滴的留下。

在胡乱触碰中,微博刷新了。

“ @ 轮回_ 江波涛_: 等待冠军,我们会努力修正比赛中暴露的问题,但无可非议的是,在比赛中,每个人的表现都很优秀 ,我们只是需要时间 "

,“ @ 轮回_ 方明华_:孩子们都很认真/@ 轮回_ 江波涛_: 等待冠军,我们会努力修正比赛中暴露的问题,但无可非议的是,在比赛中,每个人的表现都很优秀 ,我们只是需要时间”

“ @ 轮回_ 吴启_:轮回必胜/@ 轮回_ 方明华_:孩子们都很认真/ @ 轮回_ 江波涛_: 等待冠军,我们会努力修正比赛中暴露的问题,但无可非议的是,在比赛中,每个人的表现都很优秀 ,我们只是需要时间 ”

“ @ 轮回_ 吕泊远_:下一个赛季是我们的。/@ 轮回_ 吴启_:轮回必胜/@ 轮回_ 方明华_:孩子们都很认真/ @ 轮回_ 江波涛_: 等待冠军,我们会努力修正比赛中暴露的问题,但无可非议的是,在比赛中,每个人的表现都很优秀 ,我们只是需要时间 ”

“ @ 轮回_ 吕泊远_:下一个赛季是我们的。/@ 轮回_ 吴启_:轮回必胜/@ 轮回_ 方明华_:孩子们都很认真/ @ 轮回_ 江波涛_: 等待冠军,我们会努力修正比赛中暴露的问题,但无可非议的是,在比赛中,每个人的表现都很优秀 ,我们只是需要时间 "

“ @轮回_杜明:你们都说完了让我说什么呀混蛋!@ 轮回_ 吕泊远 @ 轮回_ 吴启/@ 轮回_ 吕泊远:下一个赛季是我们的。/ @ 轮回_ 吴启_:轮回必胜/@ 轮回_ 方明华_:孩子们都很认真/ @ 轮回_ 江波涛_: 等待冠军,我们会努力修正比赛中暴露的问题,但无可非议的是,在比赛中,每个人的表现都很优秀 ,我们只是需要时间 "

“@ 轮回_ 周泽楷_:等待。@ 轮回_ 孙翔   @ 轮回_ 江波涛。 @ 轮回_ 吴启   @ 轮回_ 吕泊远。 @ 轮回_ 杜明

“翔翔?”
“?”

杜明的脑袋突然从训练室门口露出,脸上带着笑。
r

三个脑袋一个个冒了出来,最后被江波涛推进门,而方明华则慢悠悠的跟在后面。

“就知道你心情不好,给你带的点心…”

“还有可乐。”

“翔翔啊,网上那些都是瞎说,他们就是羡慕嫉妒恨。”

“调整好心态,下个赛季冠军是我们的。”

“注意身体别再熬夜训练了…”













“@ 轮回_ 孙翔_:三生有幸。@ 轮回_ 江波涛。 @ 轮回_ 吴启   @ 轮回_ 吕泊远。 @ 轮回_ 杜明
以及@轮回_周泽楷。”

“ @ 轮回_周泽楷:遇见。 @ 轮回_ 江波涛。 @ 轮回_ 吴启   @ 轮回_ 吕泊远。 @ 轮回_ 杜明
以及@轮回_孙翔。”




















与世无争的我,只想静静的做个佛系少女。

佛系佛系。

不好看?那就不好看吧……反正是我写的……哈哈。




手机维修ing,回复更文可能会特别慢……

【王昊】很久以后

1

某个午后,某个清晨。我们分开。


某个午后,来杯清茶,我收到了你的电话。


“在吗?”


我默默无言,躺在藤椅上,让那个声音随去远方。


很久之后,我才开口,声音可能有些沙哑。


“怎么?”


我尽力捡起熟悉而又陌生的语气,像当初那样。


“恭喜夺冠。”


也只有这个可以说。


“你来这个电话不会就是想说句祝福吧?”


杯里的茶微微摇晃。


“我要结婚了。”


对面话前的沉默,这不像是他的性格。


“已与我无关。”我淡淡的,像是没有什么影响,松开皱紧的眉头,又在心里觉得好笑,他看不到的。


按照他的性格,这样说后,应该是不会干请前男友去婚礼这种无聊的事情。


“我知道了。”


挂断了。我放下了手机,上面的挂件在碰到桌面时发出了清脆的响声。


是很多年前的老物件,应该扔了吧。


手指附上上面的刮痕,应该没有什么不舍了,当初的东西,大概都丢的差不多了。


勇气,信心,以及回忆什么的…


我重新拨打了那个号码


“留一张请柬。”



2


这些年我应该变了不少,当初莽撞的少年变得沉稳了…也不再是他喜欢的模样。


他喜欢的应该是冲动一点的,能给他惊喜的,甚至说有些傻的。


我不再担任队长这一职务,他也早已退役,自然的,我们已经很久没有联系,如果不是他的电话,我大概会从以前的职业选手群中了解到这个消息。


我理了理脖子上的领带,我已经很久没穿的那么正式了。


毕竟是这一天了。


很多年前就应该想到了吧。


对吧。


我望着镜子里的自己,突然迷茫了。


3


我迷迷糊糊的交了请柬,又懵懵懂懂的进了场地。


遥遥的看到有人向我挥手,是孙翔,我已经有些认不出他了。


职业圈除了微草和呼啸当初的队员,没有人知道我和他的关系。

这方面说,我大概是嫉妒她的。至少她可以向他所认识的所有人宣布,他是她的。


坐下,攀谈。


我并没有什么实感,心中平静的像一片死去的鱼塘…也许很久以前是一片湖泊。


我看见他穿着一身白色礼服,很好看。


他身边穿着洁白婚纱的,应该是他的新娘,不是我。


的确是我想象的那样,是个笑靥如花的姑娘,很可爱,有活力。她幸福的挽着他的手臂,一同向神父面前走去。
要是我也应该是他穿婚纱。


想到这里,嘴角向上扯了扯。


婚礼进行曲很好听,是属于他的。


哦,还有,他的新娘。



好笑吗?


我也觉得。


眼泪都笑出来了。


什么东西突然涌上来了,我摸摸眼角,反正哭的人那么多,我偷偷抹掉应该不会被发现。


我看见他一桌桌的敬酒,走了上去,他的酒量是吃不消的。


“你伴郎呢?”


“我没请。”


我突然升起一股怒气,抓住了他的衣领,留下了一道道褶皱。


身旁好像有人在劝架,应该不是新娘,她已经回婚房了。
我认真的辨认,是刘小别那龟孙。


我松开了他,深吸一口气。


“既然这样,今天的酒我就代了!”


算是赔罪。


霸占你五年的赔罪。


3


一杯杯的烈酒下肚,胃里翻涌,难受的我想哭。


我的酒量不错,从前是我所骄傲的,其他人都倒下我也还清醒着,现在我却有点讨厌了。


清醒着灌下酒,一杯两杯…痛苦都是清晰的。



我能看清每一个人脸上的红晕。


有的是高兴,有的是欣慰,只有我一个,是悲伤的吧。


我干脆拿起酒瓶,不顾刘小别的劝阻,灌了下去。


听着身边的欢呼雀跃,我想我应该是醉了,眼底的他变成了两个三个,却一个都不属于我。


我似乎清醒过来,扶着醉了的的他,走去婚房。


他醉了和没醉一个样,不过脸上微微泛红,但都是一样理智。


我突然听见他说话,模模糊糊,我凑近了听。


“是对的。”


我清楚的明白他这句话的意思, 我突然分不清他是否真的喝醉。


我把他放到了贴满喜字的婚房。大红色的床单铺在床上,上面有撒着小枣。


早生贵子?好兆头。


我将他交给床头坐着的新娘子照顾,而我却走出了酒店,我突然想抽烟。


果然,第一口就被呛到了。


我看到一同出来的叶修,或许说叶前辈。



“抽烟啊?”


我没说话,看了他一眼。


他又开口道:“年轻人,别那么丧。”


我哪里是丧,都快成丧尸了。


4


我走向江边。

这个城市,是微草所在的城市。


这个城市的冬天有点冷,秋天也是。


我在跨江的桥上站着,看着貌似平静的江水,心突然有些动容。


那年自己这个时候好像还在和他谈恋爱,傻。逼一样的在河道旁边走,第二天就一起感冒了。


稳重如他,也是恋爱白痴。


新娘子肯定受气。


5


突发奇想,我打算写封遗书,便拿出随身携带的钢笔和卫生纸。


钢笔是他送给我的,非要说能显得稳重,今天倒是正好用上。


一只手压住纸巾,用牙咬开笔帽,好几次纸都被撕烂了。
写完,欣赏一番,便小心翼翼地折起来,塞进了口袋。


回去还要誊抄一份,说不定什么时候就用上了。


孤家寡人,到时候就寄给他,嫌烦也没用。


6


我也没回酒店,他来的时候没带行李,走的时候更是想走就走。


7


我回去,练了很久的字,抄了很多遍,却一遍也没能让我满意,那封遗书就一直都留在了那张纸巾上。


之后有一天,我突然遇见了周泽楷,他是与孙翔一起的。
我便悄悄拖他帮忙。


周泽楷的字很好看,孙翔是有炫耀的。


话说遗书在死之前是不能公开的吧?不过也没关系,等死后还不是随便看。我就放心的把遗书给了周泽楷,不担心给别人看。


几天后,我收到了一封信,里面是周泽楷抄好的信,字迹清秀,很好看。


我想了想,买了一个信封,小心翼翼的将原来的那个纸巾放了进去。


奇怪?我也觉得。


我都想不明白自己在干什么。


轻轻叹气,摇摇头就算了。




8


“谁的信?”


不知几年后,当初的新娘从很久不用的信箱里面拿出了一个老旧的信封,看日期应该是十几年前了。


“我的!”


“不对,是我的!”


一对孩童争吵,而男人正坐在沙发上看着杂志。


她将信封递给他,没注意到他看到信时手抖了抖。


真是老了,手都抖了。


他站起身,走向书房。


关门隔绝掉孩子的吵闹声和妻子的训斥声,他深吸一口气,用一把小刀打开了信封。


里面是一张纸巾和纸条。

纸条上面写着“哈哈,打开了吧”


纸巾上面也写了字。



“他:


近日安好?我肯定不知道。


这是一封信,也可能是遗书。
我已经下定决心避开你的一切消息,所以你就当我死了吧。不知道你什么时候才能看到,也有可能你还没看到字迹就看不清了,我本来托周泽楷写了一份,但感觉还是自己写的更有诚信一点。


我不知道我死了没有,但你肯定结婚了。有孩子了吗?我也不知道,你的一切都不知道。


你的所有联系方式都被我推进黑名单了,你肯定联系不到我的。


希望你还没忘记我,我可是你生命中五年的过客。当初全明星我就记住你了。牺牲自己给高英杰铺路也真有你的。也就你那么傻。微草的好爸爸。


第一次写遗书,我也不知道说什么好,大概和写作文一样吧。我作文可从没得过三十分以上。


想到什么说什么。


别嫌我烦,你想打我也找不到我。


你现在肯定很幸福,至少不是孤寡老人。


婚礼的时候你肯定没醉,至少你跟我说话了。


也许你说的没错,是对的,可是还是想揍你。



要不是刘小别拦着我我上去就给你一拳。


祝你幸福。我也不会遗书的格式,就这样随便写写吧。


最后,王杰希,我曾经爱你,现在我也不知道爱不爱你。


                                       、来自不知多久以前不知道死了没有的的唐昊”

落款是十几年前,他结婚的那天。


水打湿了那张薄薄的纸巾,书房里面很安静。



岁月静好,却没了当初的模样。


8


唐昊在江边,他在那里买了一套房子,可以看见江水和跨江的大桥,他也时常走到桥上,看江水,看蓝天,也回忆过往。

他没有妻子,收养了一个小男孩。


可能是他的大小眼让他想起他,也让他觉得想笑。


小男孩长大了些,成为了一名电竞选手,在微草,依然是荣耀,继承了那个账号。


这是大小眼的缘分,还是所具有的特殊技能?

陪小孩报到时,唐昊就想笑,物是人非,没想到他还能到这里。


他看到了退役的高英杰,他在微草当教练。


互相点头没有寒暄,就算打了招呼。小家伙倒是一直瞧着瞧那,兴奋的样子。


之后,唐昊又回到了一个人的生活。


他成了一名作家,出了诗集。


哦,他的笔名是“半日卡卡”,卡卡这两个字总让他想起杰西卡。






写诗,写文,喝茶,听音乐,和七期的用料扯淡…


每天重复着,也不觉得无聊。


按照他诗集的读者说:“有一种恬淡的静美。”


唐昊最初出名是写情诗,收敛了一大波少年少女的心。
而唐昊最喜欢的,却是里面不起眼的一首。那是唐昊很久之前所写的,时十几年前。在很厚的一本书中,只占了小小的半页。


“ 很久很久以后,你不再是我爱的人,却成了我生命中不可割舍的一部分。”

也算是,一语成谶。







其实我本人最怕的虐文类型就是这种“不是不爱,只是被磨平棱角”这种。

每次看这种类型都觉得特别难受。

可能社会的冲突很大,可能被迫分开,可能我们彼此相爱,相隔不远却忍不住悲哀。

于是我一边虐着自己,一边写完了这篇文。

ooc属于我,唐昊成长让人很心疼。










【周翔】酒与酒与酒

如有雷同,先来后到。ooc什么的都是我的锅。

1

周泽楷很难灌醉,孙翔他不知道。

孙翔很难灌醉,周泽楷也不知道。

2

偏偏周泽楷暗恋孙翔,孙翔不知道。

恰巧孙翔喜欢周泽楷,周泽楷不知道。

3

ktv的梗到底有多烂了,孙翔忍不住在心里吐槽,用手拿起了桌子上的酒,灌了一口,味道还不错。

本来作为职业选手的孙翔是不能喝酒的,但谁让他要退役了呢,还和周泽楷同一年,这不,连欢送会都是一起办的。

被冰镇过后的酒是冰凉的,流过喉咙,留下刺痛。孙翔望向了角落里坐着的周泽楷。




4

孙翔还记得,他刚去轮回的时候,一身锐气,锋芒毕露。那时候的他不懂的收敛自己,只是日复一日的练习,并不懂团队合作。

但他恰好遇见了安静的周泽楷,也遇到了一枪穿云。

“孙?”

“恩。”

已经半夜,练习室中却依然亮着一台电脑,周泽楷在电脑前,看到了孙翔的身影。

5

孙翔来到轮回也已经有了几个月,和队友的相处也算顺利,已经到了可以互相插科打诨的地步。但孙翔向来是一匹独狼,可以群居,但在战术上却容不得其他活物。与轮回的打法始终融入不到一起,这让孙翔有种挫败感,甚至有想放弃的念头。

孙翔像泄愤般打击着鼠标和键盘,刷啦刷啦的声音在黑暗的训练室中格外清晰。

周泽楷坐在孙翔的旁边,默默的看着他的动作。

“孙?”

“怎么?想喝水自己倒。”

孙翔的双眼睛紧紧的盯着屏幕,没有任何的移动。

“孙?”

周泽楷又试探性的叫了一声,却没有得到孙翔的回应,只听见按击鼠标的声音。

周泽楷在一瞬间有点生气,这人怎么能这样。于是干脆孩子气的捂上了孙翔的眼睛。

孙翔开始重心不稳,整个身子往后倾,“周泽楷,你干嘛呢!”

孙翔着急的想要拿周泽楷的手,但显然已经来不及了,竞技场上的人物已经倒了下去,屏幕上的灰暗表示着失败。

孙翔有点生气,“周泽楷你有什么毛病,大半夜不睡觉,来玩躲猫猫吗?幸亏是小号,不然……”

孙翔突然顿住了,意识到了自己语言的不当,抬头看了看周泽楷。

“没事。”是我太过分了。

孙翔张口想解释:“这不是你的问题,是……”

但没说完一半,孙翔就又沉默了,他只是想多训练一会儿,再多变强一点。

“我就是想融入,我只是想要冠军,那么难吗?”孙翔从嘉世倒闭就压抑的情绪彻底释放,他也只是个刚刚成年的孩子,刚被众人捧上新秀台,就又被一脚踢了下来。怎么可能不难受。

“我有错吗?”

从越云到嘉世,从横刀到一叶知秋,他明明都尽力了,为什么,他们总是,只看到叶修。

孙翔将头埋进了双臂,蜷缩在一起,他只是没有安全感。

“我就是想变强!什么‘不是一个人的游戏’我都不在乎,我只要赢!”

周泽楷把他拉起来,看着他的眼睛。
“要一起。”

孙翔的心便被三个字触动,直到退役也没能放下。
或许,真的有什么不一样,不论是他,还是轮回。

6

双一组合之后的发展意外的顺利,枪与战矛的名头也响亮在了整个联盟。

接到的商业活动逐渐多了起来,轮回的两位门面就不得不要限制饮食,孙翔看见周泽楷暗暗的戳了戳孙翔的腹肌,一脸怨念的样子,心里觉得好笑,就对他说:

“别看了,我又不能吃。”

“哦……”

周泽楷应了一声,尾音拖得很长,有一点撒娇的意味在里头。

“下午有拍摄。”

意思是,不能多吃。

周泽楷失望的放下了手里的豆沙包,放下了心中的依依不舍。

“走吧。”

拍摄场地里有一大箱巧克力,周泽楷表示,只要不是m记的什么都可以。孙翔哧笑一声:

“吃甜筒吃傻了吧,m记什么时候做了巧克力。”

周泽楷摇摇头,表示自己是是拍广告拍傻的。

“这…巧克力是酒心的?”

孙翔瞪大眼睛,向嘴巴里塞了一块。周泽楷撇撇他,又撇撇嘴。

“吃多了,胖。”

孙翔一僵,停了一下,脸上的表情开始扭曲。

“一块巧克力是多少卡路里来找…”

周泽楷告诉自己,要憋住,不要笑。

广告拍完,两个人达成这一辈子再也不想吃巧克力的统一意见,捂着肚子颤颤悠悠的上了车。肚子中因为过度甜腻喝下的水晃来晃去,让人有一种呕吐的感觉。

孙翔的脸有点发红,颤颤悠悠颤颤悠悠的,表示自己想吐,并不给司机任何停车的机会,“呼啦”一下吐在了车上。

拖了节食的福,总算没有剩饭剩菜什么的。

孙翔因为酒心巧克力,面颊微红,眼也快阖上了,周泽楷拍拍他的脸,叫他下车。

吐了难受的孙翔便和同样难受的周泽楷相互扶

持着……从马路这边走到了马路那边的轮回。

“周泽楷?”

“恩…”

“周泽楷?”

“恩……”

“周泽楷?!”

“恩………?”

“我好像…又要吐了……”

“哇呜…”

孙翔最终被周泽楷拖到了床上,同房的方明华回家陪老婆也就不在宿舍。孙翔半眯着眼,脸上微红。

“周泽楷……”

“嗯?”

周泽楷猝不及防的被孙翔一拉,斜了斜身子。

“这个时候你不应该按套路倒在我身上吗?”

周泽楷抿抿嘴唇。侧身在孙翔旁边躺下了。

“我醉了。”

“酒心巧克力?”

“反正我就是醉了!”

好吧好吧,你开心就好。

7

孙翔不再去想,开了瓶白酒,向周泽楷走去。

“退役快乐 。”

“嗯,同乐。”

他在周泽楷旁边坐下。

“好不容易退役,喝点呗。”

扬扬手中的酒,递给身旁的人。

“感情深啊一口闷。”

说着不知道从哪里听来的酒话,他自己倒是先乐了。

放弃k歌的杜明先过来了,得了,他一过来,其他人也得过来。

“我先去洗把脸。”

8

厕所里,孙翔鞠了把水,扑在脸上。他没醉,他很清醒,就是想抽根烟,冷静冷静。

向路过的哥们借了火,孙翔就在厕所旁边的走廊吸起烟来。

刚开始的第一口,孙翔就被呛到。

“我去……想装个忧郁就那么难吗……也不知道……”

他走回包厢,站在门前,握紧了门把手。

门却从里面打开了,孙翔一个踉跄,差点向前扑去。

“周泽楷?”

“我醉了。”

周泽楷炫耀似的给他看手里的空瓶子,是孙翔刚刚递给他的那瓶。

这个度数的酒……喝了应该不会出事吧……

望向屋内众人,只有江波涛看向他,指了指旁边几个空瓶子。

“也是队长喝的。”

……他才刚走开十多分钟对吧,他不会真的一口闷吧……

不会出事吧应该?

周泽楷没有注意身旁的其他,专注的瞪着孙翔。

“?”

瞪我干嘛?

孙翔回望他,两人就在门关处玩起了大眼瞪小眼。

“我醉了。”

他又重复了一遍。像是下定了什么决心一样,身子向前倾了倾。

没有碰到嘴……

忽略掉孙翔眼里类似失落的情感,周泽楷向前,轻轻碰上了孙翔的唇。

9

周泽楷很难灌醉,孙翔他不知道。

孙翔很难灌醉,周泽楷也不知道。

10

偏偏周泽楷暗恋孙翔,孙翔不知道。

恰巧孙翔喜欢周泽楷,周泽楷不知道。


11

哦,不,现在孙翔知道了,周泽楷……总有一天他会知道的。








我……也……不知道……在写什么……不要问我……。




【周翔】求九鼎

春秋战国,秦王欲求九鼎于周,周王忧之。

将是时,江入见,见大王,曰: “秦若求九鼎,孙将亲取之。”

孙翔是秦国大王叶修的弟弟,少年才俊。

加冠不久便不久一战成名,夺下了斗神的名号。

少年年少,恃才放旷。派他前去,必有一番争斗,若是不成,周必言秦不利。

叶修坐在王位上,手一下一下的击打着扶手,脸上却又带笑。

江大夫,真是好一番思量。

叶修最后还是派了孙翔前去,美名接九鼎,其实嫁儿子(划掉)。

皇上有令,孙翔虽是将军,不在营中,还是要听的。

于是孙翔便收拾了行李,带上粮食和马匹,临走之前还对叶修好一番讽刺。

“走了。”

跨上战马,最后回一次头,像以前无数次的出征那样,踏上了被朝阳照亮的路。

孙翔此行带了几个亲近的侍卫,旁无他人,在他眼里,周还没有造反的能力。 等看到红色的大门,孙翔一撇嘴:

“还没叶修的那个门大。”

平时任性惯了,孙翔也就随口说了出来。

侍卫心中一惊,想要提醒孙翔,却又看到侍卫宫女们无半分别样,有些疑虑。

“召见……” 听着公公尖细的嗓门却又一本正经的声调,孙翔憋住笑向店内走去,这才是开头戏。 “参见周王。”

孙翔见殿前拉着一层薄纱,心里暗暗笑,这周王莫不是个女人,怎还怕生?

然而,过了一会,薄纱便被撤掉了。 薄纱前站了个人,那人微微栖身行李。

“在下姓江名波涛,孙将军威名远扬,敬仰已久。” “不敢当,江大夫才是久闻大名。”

孙翔虽是武将,倒也是多次听闻江波涛的功绩,被方丞相引用,心如明镜,劝谏君王,是个良臣。

这让本高傲的孙翔也不禁佩服。 “秦王派臣来此访问,希望能取去国鼎。”

江波涛点点头,脸上看不出情绪的波动。

“不知孙将军可有良方?” 孙翔招来侍者,把锦书他递给身旁的公公,让他代为递给江波涛。

“从吴国走?” 江波涛貌似忧愁的皱了皱眉,“吴国怕是窥伺国鼎已久,听闻消息,必有埋伏,不妥,不妥。”

“从齐国绕道?”

他又摇了摇头,“齐国虽为盟国,但沿路山丘地域凹凸不平,行者难行,溪流又浅,难以架船,更别说…那山上的山贼了。”

孙翔紧皱了眉头,这也不行,那也不行,无功而返少不了要被叶修嘲讽。

江波涛突然一挥扇,“不如学那故人,让一位公主与陛下成亲,将那鼎赐予公主,也算得上是赠与秦国。”

孙翔觉得,这主意可以,反正秦国要的只是周国的投诚,又不是真的要那口连饭都煮不熟的鼎。

可这秦国,并无公主。

“位高权重者饶有不少,这富贵之女…”

孙翔一瞥眼,看到了坐在王位上的周泽楷的嘴角好像抿了起来,有些不高兴。

“实不相瞒,我国并无公主。” 而江波涛嘴角的笑意却没有减少。

“皇室子孙,想必……”

这王,还爱男色?

侧目(其实就是小心翼翼的瞅了瞅)王位上的人,心里一阵嘀咕。

“江大夫何意?”

江波涛笑着摇了摇手中的扇子,不说话。

“孙将军少年才气,不知今年几何?”

“自是已过弱冠。”

他看到江波涛的笑意更浓了些。

“我国还缺个将领,不知阁下意下如何?”

孙翔没想到江波涛敢这么光明正大的挖墙角,诧异的看了他一眼。

“若是秦王肯将将军借与我国,我国将鼎赐予将军也是相同的。”

能摆脱叶修那个(不要脸)自然是好的,但是这样说来,他的用途不就和那些和亲的公主相同,一辈子当个花瓶了?

江波涛像是看懂了他的顾虑,“我国自然不会借来一个花瓶。”

孙翔爽快的答应了,叶修也就把孙翔借了出去,理由却成了……和亲。

于是,在几年后,孙翔不出意料的,被当初很没有存在感的周泽楷扑倒了。

“你说!当初借我的事情,是不是你的主意!”

周泽楷抿嘴笑了笑,像是人畜无害,又压了上去。

当初江波涛站在周泽楷的旁边,侧身就可以看到周泽楷在一半薄纱的演示下…光明正大的做手势。

(捂脸)

再然后,周泽楷不当周王了,孙翔也不再带兵了,周泽楷将皇位给了自己的叔叔,自己与孙翔拿上银两,去过小日子去了。

好了,不说了,你们自行想象。

尬文的我,我也不知道我在写什么,中间省略的部分请自行想象,这是我上一年的脑洞,直到今年我才把他写了出来。

全文都是bug……














想找人说话,但是他们,总是,嫌我,话太多?好吧,我就是话多,不开森,不开森,不开森,不开森不开森。所以最后,我找不到人聊天啦,可喜可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