雾水五—咕咕(更完文我就改名)

产的cp就那么几个。

【周翔】移山.上

移山.上

cp.周翔

鸟鸣阵阵,绿数为堤坝,山对面的一家人表示,做为一个有大好年华的少年团体,轮回今天依然在开会。

“族长族长,我们去移山吧!”

闲得无聊的杜明同学想要动员大家去搬在家对面的那座山,毕竟在闲的疼的杜明小同学眼中,那山是有点挡路了。

吴启嘲讽道:“你先把你那一年份的臭袜子洗干净再说搬砖,不,是山。”

杜明觉得吴启不再是好朋友了,于是要和吴启闹分手。

注重族内团结的江波涛副族长想要再劝上几句:
“吴启你不能这么说杜明……”毕竟他不只有一年份的臭袜子,还有两个月的旧汗衫。

族内就快闹起来了,周泽楷,我们的族长才慢慢的,不急不慢的,一本正经的点了点头:

“嗯……”

于是一群族长控二话不说就安排起了搬山的具体事宜,至于修路这一可行的方法都没有被提起。

日子闲的太无聊了,邻村的几个小孩都跑来帮忙。

“谁……?”

是谁派你们来的!

周泽楷这句话说的很模糊,但邻村的小孩竟奇异的理解了这句话的含义。

“叶老大让来的!”

其中最活跃的一个叫包子的少年回答:

江波涛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是那个黑寡妇叶修?早年逃家,中年丧夫,晚年成为孩子王的那个嘲讽max的叶修?那这可真是个大工程了……

一旁的孩子们已经开始瞎忙活了,左边一培土,右边一堆土……

等等!不对!

“我们是要挖山啊,你把土往山上倒干嘛!”

一旁的周泽楷竖着呆毛,看着一群大龄儿童在愉快的玩土,枪王表示,我也想玩。

一年之后,移山工作渐渐进入正轨,时常可以听见包子在假模假样的赶骡子。一边的山神急了,本以为他们只是闹着玩玩,怎么还真挖上了呢!赶紧去找玉帝管管。

“叶修你个老不死的!”我们的小山神一声怒吼,“他们在那搬山你也不管管!”

“you~是孙翔啊”叶修一抬头,“我怎么管啊,你自己去说啊。”

人家看热闹看的高兴呢,哪会去管。

“去吧去吧,我去地府查查账。”

愤懑不平的孙翔想要打他,“还查账,不就是去找苏沐秋嘛……”

但孙翔还是决定去试试。

孙翔化成了一个老翁的模样,站在离周泽楷家不远的一条清澈的小河旁,看到周泽楷路过,清了清嗓子。

“你可知罪!”

周泽楷的呆毛被惊的竖了起来:“a……”

“对不起啊,拿错剧本了。”

孙翔本来是先准备了个剧本的,但在来的路上一紧张,拿错了,在他胡乱翻找的时候,一个中心不稳。

“pia叽”

“哇!”孙翔一个激动,现了原型。

周泽楷看着水中的少年,有些发愣,刚刚还不是一个老头吗?

翔宝宝掉进河里了,水只到翔宝宝的大腿,翔宝宝生气了,注意注意!翔宝宝一生气就炸毛,说到:

“你你你,就是你,成天在我脚底下挖,你烦不烦啊!”

一脸懵逼的周泽楷显然没有反应过来,过了好一会才憋出来一句:

“你是?”

“你是你妹啊!我是山神,世称操蛇之神!”孙翔不愿再搭理这根木棍了,一个转身,消失不见。

“你要是还继续挖,我就……”

周泽楷,我们可爱的呆毛族长,在第二天的清晨召开了一次会议。

“不移山。”
首先,杜明哀嚎了起来,随即,吴启把杜明拖去洗袜子。

比较冷静的是江波涛,即使他一开始就不想干。相比之下他还是比较关注是什么让族长改变了想法。

“发生什么事了吗?”

周泽楷害羞的低下头:“山神……”

江波涛拍桌而起,“是不是他威胁你了……!”

“不是……”周泽楷慌乱的摆头,带着脸上的绯红,“山神……好看。”

无奈的江波涛副族长觉得他是恋爱了,于是花了几个时辰来讲述爱情观,但最后还是败给了周泽楷腼腆的一句“他……好看。”

江副族长认为,族长恋爱,该助攻就助攻,这山还要装模作样的挖着。









我曾经被嘲笑成黑寡妇,然后我理所当然的给那个男孩子起名为蓝泼妇.现在想想,哈哈哈哈哈,好有道理啊,哈哈哈哈哈。

评论(2)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