雾水五—咕咕(更完文我就改名)

产的cp就那么几个。

【张韩】轻嗅蔷薇

花吐症梗。

韩文清最近状态不好,很不好,刚开始他只是以为自己只是正常的职业状态下滑,没想太多。

但后来他时常会莫名的咳嗽,甚至咳出血,他忙于队中事物,也就一直没有去检查,直到他吐出一片叶子,猫薄荷。

韩文清皱着眉头,看着吐出的花瓣和刚刚拿到手的体检表,叹了口气。

嗜睡,咳嗽,吐血以及吐出异物,花吐症啊。

花吐症,暗恋者积郁成疾,只有在三个月内得到爱人的吻才能恢复,如果做不到,就会死亡。

韩文清第一时间把自己脑海里所认识的女生过了一遍,却始终没有找到答案,但他的脑海里却从来蹦不出自己不喜欢女生的念头。

韩文清觉得,自己时间不多了,也弄不清到底喜欢谁,还是先把队伍里的事提前安排好,也不至于自己死后手忙脚乱,他在心中感叹,幸好还有两个月的时间。

于是,在接下来的两个月,他就像在安排后事一样的,安排队里的一切。他从来没有觉得死亡是一件多大的事情,他平静的迎接。

“队长…这个方位…”

“队长,这个视角的位置…”

“喂喂喂,注意走位啊!”

训练室中乱成一团,韩文清皱皱眉头,耐心的讲解着一些问题,极力忽略掉喉咙里传来的不适感。

“队长,你养猫了吗?”

韩文清写着看了宋奇英一眼,有些不解。

“就是,看到队长的桌子上,有时会出现猫薄荷的叶子,还很新鲜的样子”

韩文清没有再回话,摇摇头,便沉着脸走出了训练室。
他压抑着候中的窒息感,猛烈的咳嗽,绿叶上,只剩下三分之一的绿色,也变得萎靡不振,病了一样。

剩余的时间,不多了。

不同于韩文清刚开始的毫无察觉,患有强迫症并每天观察队长身体情况的张新杰觉得,队长瘦了。

瘦了很多,身体也开始虚弱,本来站似一棵松的队长,现在站起来的时候会晃一下。这一切都让张新杰皱了眉。

他暗恋队长,他清楚的知道,所以他极力把队长的一切都了解清楚,但最近队长好像有什么满着他,这让他本平静的心有点发慌,队长知道了吗?

不会的,以他的性格,知道了肯定会直接问……

张新杰在安慰自己的同时,依旧担心。

“队长。”
张新杰推推眼镜,走上前去与韩文清打招呼。

韩文清只是淡淡的点了点头,看上去有些反常的,匆匆的走过他。一片叶子从他还未抚平的衬衫上滑下,张新杰看着他的背影远去,才从地上捡起了那片绿叶。

轻嗅,猫薄荷。

一半萎蔫。

张新杰忽而感到嗓子有些发干,低头,咳出了一片花瓣。

是蔷薇,饱满,新鲜,似乎还带着倾诉者的情感。

他轻轻笑了笑,不禁想起那句“心有猛虎,轻嗅蔷薇”,是啊,还真准,自己喜欢上的,可不就是一头猛虎吗?

目光暗了暗,眼睛也有些不自在,这个人原来已经有了喜欢的人了吗。这个坚强的人,原来也会为别人动心啊。

张新杰攥紧了手,愣愣的盯着韩文清远去的方向。

而后几天,相安无事。

比赛结束了,霸体冠军。一个时期结束了,拳皇退役。

宣布到消息是在夺冠后的记者采访上,霸图的人愣住了,韩文清也没告诉除了老板之外的人他的打算。这个坚强如猛虎的人,要离开了。他们一直都以为,他会一直守着霸图。

“老韩啊,要不来兴欣当教练呗。”

“叶不修你要不要脸,人家老韩要留也留霸图啊,你别挖墙脚了。”
叶修和黄少天吵了起来,同期的一些选手也都来了,嘻嘻哈哈的讨论未来。
“要不去当个保镖,老韩这身板,当保镖吃不了亏。”叶修调笑着,顺便向周围发了一波嘲讽。
张新杰安静的站在韩文清身旁,什么也没说,这七年,他都看得清清楚楚。
半夜十二点,他们才闹腾完,一个个离开,留下张新杰和韩文清两个人。
“队长,留下吗?”
韩文清摇摇头:“以后你才是队长…就别叫我队长了,别人听去……”

“队长”

张新杰又叫了一声,格外平稳,“花吐症?”

“是。”

真是没有一丝隐瞒啊……

“是谁?”

“不知道”

张新杰向前一步,突然笑了。

“那韩队要不要试试我呢?”

当是为了我,在一起,活下去。

The End

其实我特别想吃肉,这是上次点的张韩文,今天刚码出来,很久以前就开始写了,今天翻喜欢的人的qq,突然发现喜欢的人也发过这句话,于是我特别兴奋的把他写完了,笔芯,爱你们,已经考完试了,可能会有肉,有肉的话我会把链接放评论。

评论(4)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