雾水五—咕咕(更完文我就改名)

产的cp就那么几个。

【王昊】我是一个稻草人

中考作文题目,内心特别沉重,永远都不知道教研员会怎么出题。

我是一个稻草人,对啊,就是我,唐昊,这个名字也不知道是谁给我起的,但我生来就有了这个名字。

其实我一点也不喜欢当稻草人,一动不动的,多没意思。尤其是身边一个人也没有,夜晚无聊的很,也就那几颗星星亮一点。

但最近却经常有一个小孩经常在这边,忙忙碌碌的,不知道在干什么,有的时候更是直接倒在麦田里就睡。

那个孩子到了我的身旁,满是好奇的瞥了我一眼,我看着他,突然觉得他的作品眼里很亮,装满了那晚的星空。

“喂,你干嘛呢?”

我的声音有点哑,但是我依然很骄傲,毕竟我是一个可以说话的稻草人。

小孩动作顿了一下,然后又向四处看,好像在找是什么人在说话。

“别看了,是我!”

我晃动着身体,想让他注意到我,破破烂烂的衣服随着风飘了起来,他好像注意到了我,朝我这边走过来。

“是你?”

“哦,是我。”

我特别想给这个小孩一个白眼 ,但是苦于作为一个稻草人,我做不到。

“小孩,你叫什么?”

小孩皱皱眉:“王杰希”

看着小孩一副少年老成的样子,我忍不住想逗弄:“唉,你还别说,你这小闺女长得还挺好看。”

他白了我一眼,我假装没看到,就算这样我也没法下去打他一顿。

“小孩,你来干嘛?”

“我就路过这里,去那边找草药。”

他似乎指了指山坡后,那对我来说是很远的地方,这个认识让我不由得郁闷。

”草药有什么好找的,反正我又不会生病。”

我安慰着自己,压下了心底蠢蠢欲动的期望。我是一只稻草人,不是论个是论只。

之后小孩还是天天来,小孩很闷,动不动就给我一个白眼,昊哥我不嫌弃他,毕竟有人的晚上比较有趣。

“你会唱歌吗?”

那天晚上,他突然问我这个问题,我愣了一会儿,从我出生以来,就在这麦田里,听得最多的也是农民的吆喝,哪里会唱什么歌。

“我师傅会唱。”

他年少的脸上第一次露出符合他年龄的朝气,看得我不由停顿了一下。

他似乎看出来了我的尴尬,想跳过这个话题,我昊哥当然不服气:“我当然会唱啦!就是不给你听。”

反正我是稻草人,又不会脸红,撒谎自然不会被砍出来啊。



其实我身边白天的人不少,会有许多小孩围着我转,但每当这个时候,那个小孩就远远的看我一眼,然后继续干他的事。

我问他是不是吃味了,他就淡淡的瞥我一眼,不做声。

“小孩,其实我挺喜欢你的。”

后来我也就很久不见他,他可能走了,我这样想着,但还是期待着夜晚的来临。

我也在来来往往的孩子与农民中,学会了第一首歌,但他还是没有回来,冬天,他会回来吗?

那年冬天,那个小孩回来了,还是背着个破筐笼,深一脚浅一脚的,踏着白雪走来了。

不过他这次没有和我说话,就一个劲的向坡那边跑,一会跌一个轱辘,完全没有平时稳重的模样。

“喂,你找什么啊?”

我看着他冻得通红的手指,有些不解。大冬天的,他不冷吗?

“小孩,你的手。”

他又跌倒了雪中,爬起来时手不知被雪里掩埋的什么东西,划了一道口,横在手背上,留了许多血。
他没有回答我,依然顶着雪向前跑。

来年春我又一次见到他,他长高了,大概到我的胸口,他依然忙碌着找着草药。他跟我说,去年他师傅走了。
他没告诉我,他去年冬天那么慌张 是为了师傅的病。

他以前跟我说过他的师父,是一个年轻人,不到三十岁,却在上一年因为重病去世了。我一个稻草人,对于生离死别没什么情感,但也一阵感叹:

人的生命,怎么那么脆弱。

“我以后要接管药房的,不会再来了。”

我愣了一下,然后装作不在意的样子,气呼呼的跟他说:

“不来就不来。”

一年一年,一天一天, 之后他真的再也没有来过。 庄稼地里的人越来越少,白天也不见有小孩了。之后庄家不再种,这篇地便荒废了,我也被遗弃了。

我便一年又一年的,看着这片土地由绿变黄又由黄变成冰冷的白,然后又想起小孩在雪地里边跑边摔的场景,又忍不住笑。

之后很多年,麻雀也不再怕我了,在我身上停坐着,叽叽喳喳的聊天。

在他们的口中,我才了解到了王杰希,那个背着破箩筐的小孩。
“他怎么了?”

我终于忍不住问出口,心里带着些许的期待,说不定是他太忙才不回来的。
“王杰希?他啊,妙手回春,很多……”

对吧,肯定是因为太忙才回不来的,我便因这件小事高兴了好久,他还是没有忘记我的吧。

之后呢,我又遇到了一个小孩,叫高英杰,背着破筐笼,刚开始我还以为是王杰希,结果凑近一看:不对,比他矮点,白高兴一场。

我问他要干嘛去,他刚开始听我说话还吓了一跳,然后才冷静下来,说要到那边去采药。

我鬼使神差的问他:“你知道王杰希吗?”

“知道啊,我师傅就是他。”

他的神情很是骄傲,我一愣神,原来是他徒弟。

“你师傅现在什么样?”

“不告诉你。”

“为什么?”

“你要是想害师傅怎么办。”

我瞬间乐呵了,便逗他:“如果我真想害你师傅怎么办?”

“我不会让你伤害师傅的。”

我看着他攥紧的拳头,心里一阵泛酸:“你们师控还代代传啊……”王杰希提起他师傅的时候也是这样。

“你这好歹没遗传他的大小眼。”

他怒目而视。

过了那么些年,我没有忘记的,也只有他的那双眼了,毕竟在夜晚里,他的眼睛可以装载星空。

之后他经常来采药,说是要继承他师傅的衣钵,我暗暗嘲笑他,你师傅听到我说话的时候,可比你淡定多了。

然后某个冬日,我看到了一个身影在向上爬,背着个破笼筐,双手冻得通红,我以为是高英杰,隔着老远就喊他。

“高英杰,你来那干嘛呢?”

我看他顿了一下,停下了向上的脚步然后又往回走。我心中不禁纳闷,“这小子怎么了,来了连来看我都不看我。”

“今年的雪,还真是和那年一样大。哈哈,我鼻子都快红了。”

可是唐昊啊,你究竟看没看见,那个人身体的颤抖和手上的疤痕………





一边煎熬一边写出来的,肯定写得很毛躁,主旨什么的也不清晰,但是还是好喜欢唐稻草人,本来想的是把王爸爸写成稻草人,但又觉得如果糖糕这种熊孩子变成稻草人会很有趣所以……思来想去,还是决定把糖糕写成稻草人。

评论(2)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