雾水五—咕咕(更完文我就改名)

产的cp就那么几个。

【周翔】求九鼎

春秋战国,秦王欲求九鼎于周,周王忧之。

将是时,江入见,见大王,曰: “秦若求九鼎,孙将亲取之。”

孙翔是秦国大王叶修的弟弟,少年才俊。

加冠不久便不久一战成名,夺下了斗神的名号。

少年年少,恃才放旷。派他前去,必有一番争斗,若是不成,周必言秦不利。

叶修坐在王位上,手一下一下的击打着扶手,脸上却又带笑。

江大夫,真是好一番思量。

叶修最后还是派了孙翔前去,美名接九鼎,其实嫁儿子(划掉)。

皇上有令,孙翔虽是将军,不在营中,还是要听的。

于是孙翔便收拾了行李,带上粮食和马匹,临走之前还对叶修好一番讽刺。

“走了。”

跨上战马,最后回一次头,像以前无数次的出征那样,踏上了被朝阳照亮的路。

孙翔此行带了几个亲近的侍卫,旁无他人,在他眼里,周还没有造反的能力。 等看到红色的大门,孙翔一撇嘴:

“还没叶修的那个门大。”

平时任性惯了,孙翔也就随口说了出来。

侍卫心中一惊,想要提醒孙翔,却又看到侍卫宫女们无半分别样,有些疑虑。

“召见……” 听着公公尖细的嗓门却又一本正经的声调,孙翔憋住笑向店内走去,这才是开头戏。 “参见周王。”

孙翔见殿前拉着一层薄纱,心里暗暗笑,这周王莫不是个女人,怎还怕生?

然而,过了一会,薄纱便被撤掉了。 薄纱前站了个人,那人微微栖身行李。

“在下姓江名波涛,孙将军威名远扬,敬仰已久。” “不敢当,江大夫才是久闻大名。”

孙翔虽是武将,倒也是多次听闻江波涛的功绩,被方丞相引用,心如明镜,劝谏君王,是个良臣。

这让本高傲的孙翔也不禁佩服。 “秦王派臣来此访问,希望能取去国鼎。”

江波涛点点头,脸上看不出情绪的波动。

“不知孙将军可有良方?” 孙翔招来侍者,把锦书他递给身旁的公公,让他代为递给江波涛。

“从吴国走?” 江波涛貌似忧愁的皱了皱眉,“吴国怕是窥伺国鼎已久,听闻消息,必有埋伏,不妥,不妥。”

“从齐国绕道?”

他又摇了摇头,“齐国虽为盟国,但沿路山丘地域凹凸不平,行者难行,溪流又浅,难以架船,更别说…那山上的山贼了。”

孙翔紧皱了眉头,这也不行,那也不行,无功而返少不了要被叶修嘲讽。

江波涛突然一挥扇,“不如学那故人,让一位公主与陛下成亲,将那鼎赐予公主,也算得上是赠与秦国。”

孙翔觉得,这主意可以,反正秦国要的只是周国的投诚,又不是真的要那口连饭都煮不熟的鼎。

可这秦国,并无公主。

“位高权重者饶有不少,这富贵之女…”

孙翔一瞥眼,看到了坐在王位上的周泽楷的嘴角好像抿了起来,有些不高兴。

“实不相瞒,我国并无公主。” 而江波涛嘴角的笑意却没有减少。

“皇室子孙,想必……”

这王,还爱男色?

侧目(其实就是小心翼翼的瞅了瞅)王位上的人,心里一阵嘀咕。

“江大夫何意?”

江波涛笑着摇了摇手中的扇子,不说话。

“孙将军少年才气,不知今年几何?”

“自是已过弱冠。”

他看到江波涛的笑意更浓了些。

“我国还缺个将领,不知阁下意下如何?”

孙翔没想到江波涛敢这么光明正大的挖墙角,诧异的看了他一眼。

“若是秦王肯将将军借与我国,我国将鼎赐予将军也是相同的。”

能摆脱叶修那个(不要脸)自然是好的,但是这样说来,他的用途不就和那些和亲的公主相同,一辈子当个花瓶了?

江波涛像是看懂了他的顾虑,“我国自然不会借来一个花瓶。”

孙翔爽快的答应了,叶修也就把孙翔借了出去,理由却成了……和亲。

于是,在几年后,孙翔不出意料的,被当初很没有存在感的周泽楷扑倒了。

“你说!当初借我的事情,是不是你的主意!”

周泽楷抿嘴笑了笑,像是人畜无害,又压了上去。

当初江波涛站在周泽楷的旁边,侧身就可以看到周泽楷在一半薄纱的演示下…光明正大的做手势。

(捂脸)

再然后,周泽楷不当周王了,孙翔也不再带兵了,周泽楷将皇位给了自己的叔叔,自己与孙翔拿上银两,去过小日子去了。

好了,不说了,你们自行想象。

尬文的我,我也不知道我在写什么,中间省略的部分请自行想象,这是我上一年的脑洞,直到今年我才把他写了出来。

全文都是bug……














评论(2)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