雾水五—咕咕(更完文我就改名)

产的cp就那么几个。

【王昊】很久以后

1

某个午后,某个清晨。我们分开。


某个午后,来杯清茶,我收到了你的电话。


“在吗?”


我默默无言,躺在藤椅上,让那个声音随去远方。


很久之后,我才开口,声音可能有些沙哑。


“怎么?”


我尽力捡起熟悉而又陌生的语气,像当初那样。


“恭喜夺冠。”


也只有这个可以说。


“你来这个电话不会就是想说句祝福吧?”


杯里的茶微微摇晃。


“我要结婚了。”


对面话前的沉默,这不像是他的性格。


“已与我无关。”我淡淡的,像是没有什么影响,松开皱紧的眉头,又在心里觉得好笑,他看不到的。


按照他的性格,这样说后,应该是不会干请前男友去婚礼这种无聊的事情。


“我知道了。”


挂断了。我放下了手机,上面的挂件在碰到桌面时发出了清脆的响声。


是很多年前的老物件,应该扔了吧。


手指附上上面的刮痕,应该没有什么不舍了,当初的东西,大概都丢的差不多了。


勇气,信心,以及回忆什么的…


我重新拨打了那个号码


“留一张请柬。”



2


这些年我应该变了不少,当初莽撞的少年变得沉稳了…也不再是他喜欢的模样。


他喜欢的应该是冲动一点的,能给他惊喜的,甚至说有些傻的。


我不再担任队长这一职务,他也早已退役,自然的,我们已经很久没有联系,如果不是他的电话,我大概会从以前的职业选手群中了解到这个消息。


我理了理脖子上的领带,我已经很久没穿的那么正式了。


毕竟是这一天了。


很多年前就应该想到了吧。


对吧。


我望着镜子里的自己,突然迷茫了。


3


我迷迷糊糊的交了请柬,又懵懵懂懂的进了场地。


遥遥的看到有人向我挥手,是孙翔,我已经有些认不出他了。


职业圈除了微草和呼啸当初的队员,没有人知道我和他的关系。

这方面说,我大概是嫉妒她的。至少她可以向他所认识的所有人宣布,他是她的。


坐下,攀谈。


我并没有什么实感,心中平静的像一片死去的鱼塘…也许很久以前是一片湖泊。


我看见他穿着一身白色礼服,很好看。


他身边穿着洁白婚纱的,应该是他的新娘,不是我。


的确是我想象的那样,是个笑靥如花的姑娘,很可爱,有活力。她幸福的挽着他的手臂,一同向神父面前走去。
要是我也应该是他穿婚纱。


想到这里,嘴角向上扯了扯。


婚礼进行曲很好听,是属于他的。


哦,还有,他的新娘。



好笑吗?


我也觉得。


眼泪都笑出来了。


什么东西突然涌上来了,我摸摸眼角,反正哭的人那么多,我偷偷抹掉应该不会被发现。


我看见他一桌桌的敬酒,走了上去,他的酒量是吃不消的。


“你伴郎呢?”


“我没请。”


我突然升起一股怒气,抓住了他的衣领,留下了一道道褶皱。


身旁好像有人在劝架,应该不是新娘,她已经回婚房了。
我认真的辨认,是刘小别那龟孙。


我松开了他,深吸一口气。


“既然这样,今天的酒我就代了!”


算是赔罪。


霸占你五年的赔罪。


3


一杯杯的烈酒下肚,胃里翻涌,难受的我想哭。


我的酒量不错,从前是我所骄傲的,其他人都倒下我也还清醒着,现在我却有点讨厌了。


清醒着灌下酒,一杯两杯…痛苦都是清晰的。



我能看清每一个人脸上的红晕。


有的是高兴,有的是欣慰,只有我一个,是悲伤的吧。


我干脆拿起酒瓶,不顾刘小别的劝阻,灌了下去。


听着身边的欢呼雀跃,我想我应该是醉了,眼底的他变成了两个三个,却一个都不属于我。


我似乎清醒过来,扶着醉了的的他,走去婚房。


他醉了和没醉一个样,不过脸上微微泛红,但都是一样理智。


我突然听见他说话,模模糊糊,我凑近了听。


“是对的。”


我清楚的明白他这句话的意思, 我突然分不清他是否真的喝醉。


我把他放到了贴满喜字的婚房。大红色的床单铺在床上,上面有撒着小枣。


早生贵子?好兆头。


我将他交给床头坐着的新娘子照顾,而我却走出了酒店,我突然想抽烟。


果然,第一口就被呛到了。


我看到一同出来的叶修,或许说叶前辈。



“抽烟啊?”


我没说话,看了他一眼。


他又开口道:“年轻人,别那么丧。”


我哪里是丧,都快成丧尸了。


4


我走向江边。

这个城市,是微草所在的城市。


这个城市的冬天有点冷,秋天也是。


我在跨江的桥上站着,看着貌似平静的江水,心突然有些动容。


那年自己这个时候好像还在和他谈恋爱,傻。逼一样的在河道旁边走,第二天就一起感冒了。


稳重如他,也是恋爱白痴。


新娘子肯定受气。


5


突发奇想,我打算写封遗书,便拿出随身携带的钢笔和卫生纸。


钢笔是他送给我的,非要说能显得稳重,今天倒是正好用上。


一只手压住纸巾,用牙咬开笔帽,好几次纸都被撕烂了。
写完,欣赏一番,便小心翼翼地折起来,塞进了口袋。


回去还要誊抄一份,说不定什么时候就用上了。


孤家寡人,到时候就寄给他,嫌烦也没用。


6


我也没回酒店,他来的时候没带行李,走的时候更是想走就走。


7


我回去,练了很久的字,抄了很多遍,却一遍也没能让我满意,那封遗书就一直都留在了那张纸巾上。


之后有一天,我突然遇见了周泽楷,他是与孙翔一起的。
我便悄悄拖他帮忙。


周泽楷的字很好看,孙翔是有炫耀的。


话说遗书在死之前是不能公开的吧?不过也没关系,等死后还不是随便看。我就放心的把遗书给了周泽楷,不担心给别人看。


几天后,我收到了一封信,里面是周泽楷抄好的信,字迹清秀,很好看。


我想了想,买了一个信封,小心翼翼的将原来的那个纸巾放了进去。


奇怪?我也觉得。


我都想不明白自己在干什么。


轻轻叹气,摇摇头就算了。




8


“谁的信?”


不知几年后,当初的新娘从很久不用的信箱里面拿出了一个老旧的信封,看日期应该是十几年前了。


“我的!”


“不对,是我的!”


一对孩童争吵,而男人正坐在沙发上看着杂志。


她将信封递给他,没注意到他看到信时手抖了抖。


真是老了,手都抖了。


他站起身,走向书房。


关门隔绝掉孩子的吵闹声和妻子的训斥声,他深吸一口气,用一把小刀打开了信封。


里面是一张纸巾和纸条。

纸条上面写着“哈哈,打开了吧”


纸巾上面也写了字。



“他:


近日安好?我肯定不知道。


这是一封信,也可能是遗书。
我已经下定决心避开你的一切消息,所以你就当我死了吧。不知道你什么时候才能看到,也有可能你还没看到字迹就看不清了,我本来托周泽楷写了一份,但感觉还是自己写的更有诚信一点。


我不知道我死了没有,但你肯定结婚了。有孩子了吗?我也不知道,你的一切都不知道。


你的所有联系方式都被我推进黑名单了,你肯定联系不到我的。


希望你还没忘记我,我可是你生命中五年的过客。当初全明星我就记住你了。牺牲自己给高英杰铺路也真有你的。也就你那么傻。微草的好爸爸。


第一次写遗书,我也不知道说什么好,大概和写作文一样吧。我作文可从没得过三十分以上。


想到什么说什么。


别嫌我烦,你想打我也找不到我。


你现在肯定很幸福,至少不是孤寡老人。


婚礼的时候你肯定没醉,至少你跟我说话了。


也许你说的没错,是对的,可是还是想揍你。



要不是刘小别拦着我我上去就给你一拳。


祝你幸福。我也不会遗书的格式,就这样随便写写吧。


最后,王杰希,我曾经爱你,现在我也不知道爱不爱你。


                                       、来自不知多久以前不知道死了没有的的唐昊”

落款是十几年前,他结婚的那天。


水打湿了那张薄薄的纸巾,书房里面很安静。



岁月静好,却没了当初的模样。


8


唐昊在江边,他在那里买了一套房子,可以看见江水和跨江的大桥,他也时常走到桥上,看江水,看蓝天,也回忆过往。

他没有妻子,收养了一个小男孩。


可能是他的大小眼让他想起他,也让他觉得想笑。


小男孩长大了些,成为了一名电竞选手,在微草,依然是荣耀,继承了那个账号。


这是大小眼的缘分,还是所具有的特殊技能?

陪小孩报到时,唐昊就想笑,物是人非,没想到他还能到这里。


他看到了退役的高英杰,他在微草当教练。


互相点头没有寒暄,就算打了招呼。小家伙倒是一直瞧着瞧那,兴奋的样子。


之后,唐昊又回到了一个人的生活。


他成了一名作家,出了诗集。


哦,他的笔名是“半日卡卡”,卡卡这两个字总让他想起杰西卡。






写诗,写文,喝茶,听音乐,和七期的用料扯淡…


每天重复着,也不觉得无聊。


按照他诗集的读者说:“有一种恬淡的静美。”


唐昊最初出名是写情诗,收敛了一大波少年少女的心。
而唐昊最喜欢的,却是里面不起眼的一首。那是唐昊很久之前所写的,时十几年前。在很厚的一本书中,只占了小小的半页。


“ 很久很久以后,你不再是我爱的人,却成了我生命中不可割舍的一部分。”

也算是,一语成谶。







其实我本人最怕的虐文类型就是这种“不是不爱,只是被磨平棱角”这种。

每次看这种类型都觉得特别难受。

可能社会的冲突很大,可能被迫分开,可能我们彼此相爱,相隔不远却忍不住悲哀。

于是我一边虐着自己,一边写完了这篇文。

ooc属于我,唐昊成长让人很心疼。










评论(8)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