雾水五—咕咕(更完文我就改名)

产的cp就那么几个。

【周翔】论话废和失声的正确出门方式

孙翔失声进行时。

孙翔性子爱闹腾,加入轮回后又有三人组一起浪,更是一发不可收拾。


平日里总少不了吵闹, 这使他的嗓子遭了不少罪, 经常第一天闹完,第二天就失声,于是单数天是普通喜剧,双数天就成了卓别林专演。


孙翔昨天刚和三逗比疯玩,从KTV一路飚小绵羊飚回了轮回,期间吕泊远和吴启负责骑车,他和杜明负责惨叫,第二天轮回好不意外的多了个周泽楷,一个是原版,格外俊俏;一个是"盗版",不够成熟。


按照吴启的话说,还得在油里多过几遍。


看着孙翔和杜明演哑剧,江副队的内心很放松,反正最近也没比赛,队里正好可以安静两天。


可是江副队还是低估了吴启和吕泊远的闹腾程度,以他们俩的深厚功力,能把孙翔和杜明硬生生气着了。


尤其是孙翔这个脾气倔的,气着气着能和他们打起来。


两位也是不怕事的,打就打,二对二,谁怕谁儿砸。


“等等!别往脸上打啊!”


开玩笑,我翔肯定不会下重手,最多会儿敷会冰块。
于是孙翔痛痛快快的教了两位怎样做人。


杜明在一边亮着星星眼,拍手拍的欢快。


不怕猪一样的队手,就怕神一般的队友。


我羊威武!


外出拍海报归来的周泽楷看见在地上来回滚动哀嚎的两个不明物体,习惯性的蹲下戳戳,却不料他去戳一下,吕泊远滚一下,他又戳一下,吴启滚一下……


滚来滚去,构成了一副和谐的图像。


你不是下午去才回来吗?


周泽楷看着孙翔,不解的歪了歪头。


然而周泽楷并没有接收脑电波的功能,和孙翔同一型号的杜明也暂时不能说话。


周泽楷只能向江副队求助。


江副队没有孙翔这个频道,也表示无能为力。


于是孙翔手舞足蹈了半天,也没能把自己的情绪表达出来,憋了一肚子的气,自己跑回房间,锁上门了。


等到晚餐时间,食堂中也没见到人,看来翔翔是真的郁闷了。作为队长的周泽楷就被赶去安慰翔翔受伤的小心灵。


到了门旁,拧拧门把手,很好,锁上了。周泽楷皱了皱眉,从口袋中掏出了江波涛用来查寝的钥匙,幸亏我机智。暗暗给自己比了个赞,悄悄推门,走了进去。


房间很干净,是队内统一的蓝白两色,最南边被做成了落地窗,正好望向窗外,这间房还是经理特地给他选的。


而孙翔正坐木质的地板上打着游戏。


“别玩了。”


周泽楷戳了戳孙翔,露出讨好的笑容。


孙翔摘下耳机,锁定了战局。孙翔努努嘴,表示想出去玩。


周泽楷看懂了孙翔的意思,点头表示同意,,应该没人会注意他们,这样的话偷偷混进小吃街也可以。
穿上带帽外套,戴上墨镜。


周翔二人就这样光明正大的从前门路过遛狗的看门大爷,溜了出去。


八月热闹的小吃街上,这样反而更加显眼,二人就恢复了平常的样子,把墨镜摘下来放进了包里。


很快,被勒令节食而困苦不堪的二人就找到了猎物。
麻辣烫


“辣,不辣。”


周泽楷拿过来,直接将清汤白水的那一份给了孙翔。
孙翔不禁鼓起来腮帮,对于一个噬辣的人来说,这简直是侮辱!


那一小份麻辣烫很快就被孙翔嚯嚯了个干净。眼巴巴的盯着周泽楷有辣的那一份,眼底有着无声的控诉。


周泽楷其实不是很能吃辣,但看着孙翔的眼神,硬生生把那份囫囵吞了进去。


店家应该是默认了麻辣,辣的他直哈气。


孙翔看着他,似乎想笑,但还是忍住了。


他把目光转向了一边的烤肉,新疆烤羊肉串那小哥可能真是新疆那边的,操着一口带有浓重口音的普通话。


孙翔听了好半天,又手舞足蹈的比划了一阵,两者惊奇的脑回路越偏差偏差越大。


于是他果断的揪过来周泽楷,试图和新疆小哥交谈。


买个烤串要什么交谈?不是说数就可以了吗?偏偏那小哥还要问加多少辣,吃不吃酱之类的问题,由于口音,硬生生扯了半天。


然而,周泽楷又是那么好懂的吗?


于是在围观人群越来越多甚至有人在嘟囔着眼熟的情况下,孙翔拉起周泽楷就是一个狂奔,帽子好不意外的掉落了,金发更是显眼。


于是本来不会被发现的他们,受到了来字粉丝的追杀。


眼看就要被追上,两人跑进了拐角的超市。


孙翔一拉周泽楷,在收银台前蹲下,假装在选什么东西。


周泽楷好像想说什么,却被孙翔按下头去了。


“那边两个男生在干嘛?”


孙翔身体一僵,装作在认真挑选的样子。


“那边不是卖tt的吗……”


孙翔连忙扔下手中的东西,脸上的红色一直蔓延到耳根。没看到身旁人的笑。


“原来他们是……”


他刷的一声站了起来,要不是他发不出声,他能上去和那个女生……


周泽楷轻轻拉了拉他的袖子。


“人走了。”


看着前面人的背影,忍不住笑了笑。


“付款。”

END

短小的甜饼(?)


评论(6)

热度(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