雾水五—咕咕(更完文我就改名)

产的cp就那么几个。

[贝石]假如你得了花吐症(1)

在贴吧上发了,看l里面贝石这么冷清就顺手发过来了,不定 更中考党,求谅解。
花吐症(1)
徐三石得了花吐症。
哈?问徐三石怎么知道的,你猜啊。
好吧好吧,看在你那么想知道的份上,本大少爷就勉为其难的告诉你吧。
事情源于一个清晨……
“咳咳。”徐三石的咳得眼眶有些微红,看上去有些可怜,但他眼中的“凶狠”又让人望而却步,他死死的盯着手中沾血的花瓣,一阵无语:
“……,我暗恋?本大少爷英俊潇洒风流帅气……(省略ing),怎么会得花吐症!”
最近学校中传起了花吐症的流言,唐雅是深度中毒,奈何贝贝左耳朵进右耳朵出,唐雅也就懒得给贝贝说,就找住机会给身边除贝贝以外的人科普,弄得徐三石也不得不知道了许多。
这个清晨,便被徐三石的骂声给闹了起来。
“怎么了?”下铺的贝贝悠然转醒,眼底带着些朦胧,有些不解徐三石大清早的吵闹,看来并没有听清徐三石的叫骂。
徐三石遮遮掩掩,把手中的血迹向床单上抹了抹,说:
“没什么,就是在床上发现了些花瓣。”
为了表现自己话的可信度,忙拿起一朵花瓣。
贝贝看了看他,施舍了他一个眼神:
“少女心的徐三石啊~~还是桃花~~”
徐三石挑了挑眉,但忍着没有发怒,“哼”了一声,走下床,径直走向了卫生间。
刚到卫生间,徐三石就一个趔趄坐到了地上,左脚绊右脚,要不要太难堪

关上卫生间的门,徐三石也不怕被人听到,对于厕所的隔音,徐三石还是很信赖的,毕竟有那么多搞事情的同志实验过。

另一边还在迷迷糊糊的贝贝也只是听到了一声撞击声,大脑已经放弃思考。

徐三石没有着急起来,只是骂骂咧咧的踹了踹脚旁的盆子,掩饰自己的尴尬。

“咳咳~咳咳~”徐三石盯着手中的鲜血和花瓣,回想起了最近的事,“听唐雅的话,应该大部分都是有接触过花瓣才患病,我不会那么巧就是另外一小部分吧……”

可是徐三石想来想去,就是想不起自己接触过带血丝的花瓣,想想也只得作罢,便爬起来,到洗手台边洗了把手,顺便理清一下自己身边的人。

唐雅的话不可能啦,那种女孩子给我一百个我也不会要啦(好像混入了什么奇怪的东西,拿一百个来贩人口吗)。

霍雨浩?直接否决,一周见不了几次面,怎么会有机会喜欢。

王冬?傲娇什么的还是交给霍雨浩吧。

贝贝嘛……好兄弟吧,反正一般是没有可能的。

江楠楠,人又好,长得又漂亮,兔耳什么的果然很可爱的。

……

嗯嗯!徐三石想了半天,男女老少(?)都想了个遍,觉得还是江楠楠最有可能,于是就打定主意去打(sao)扰江楠楠。

楠楠人虽然傲娇了点,但应该不会怎么样吧……

贝贝还在床上睡着,徐三石也就没有理他,准备开始第一天的追妻大计。

“楠楠~楠楠~”徐三石死不要脸(?)的倒贴着,手中捧着油条和豆浆,表情好不热切:

楠楠一脸高冷,好像根本没有看见徐三石这个人,徐三石不是都快放弃了吗,怎么今天又来。

徐三石的动作倒是没有让学园里的人感到意外,毕竟徐三石对江楠楠热情不是一两天了,大家也都习惯了,也没有人发觉徐三石这天更加勤快了。

美人嘛……人人都喜欢。

评论(6)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