雾水五—咕咕(更完文我就改名)

产的cp就那么几个。

【周翔】关乎猫与前辈与荣耀(上)

小周猫化。

越云开始,时间线错乱。

ooc,故事无聊。

不想肝英语作文.所以就来写习习生贺。停电大法好。

Then,let us begin!

1

“喵?”

周泽楷在一个黑漆漆的地方醒来。

晚上了?

他习惯性的想要揉揉眼睛,让轻微近视眼睛能看的清楚一些,但四周还是黑漆漆的,什么都看不清。只感觉到了似乎有什么毛茸茸的东西蹭过脸颊。

他又用手揉了揉眼,这次用的手心,软呼呼的肉垫很舒服,如果不是自己的那就更好了。

“喵。”噢。

???

是在做梦的。只不过是在训练室打了个盹而已。

“chua。”

像是是什么被拉开的声音。一道光顺着拉链口冲了进来。他的瞳孔瞬间放大。

原本污浊的空气也被冲散了。

话说这个天气穿风衣真的不冷吗。

一个带着口罩和帽子的少年,嘴中嘟嘟囔囔的。

“谁让那个混蛋把你放这的,还拉上拉链?怕不是要憋死……”

少年絮絮叨叨的,手上确是熟练的把幼猫抱起。

“就是因为怕不习惯才在同城……结果还是这样。”

周泽楷突然悬空,习惯性手脚扑腾了几下,都被少年安抚了下来。

嗯。是个好人。

叮。好人卡到账。

可能受幼猫自身条件的限制,周泽楷看不清少年的样子,只是帽子边角处漏出的金发和耳朵上夸张的耳钉格外显眼。

看上去像个不良少年。

“你就先呆在我口袋里,不要乱动,知道了吗?”

少年叮嘱着他,不管他能不能听懂,把他放进了风衣自带的大口袋中,只留一个脑袋在外面。少年的手没有拿出,而是一下一下抚摸猫背,安抚着他。

周泽楷不乱,就歪着脑袋看着街上的装饰有些新奇,这是他已经很久没有以这样的视角观察街道了,自从他过了小学。

2

“回来了。”

少年向着厨房的地方应了一声,在门关处换好了鞋,将风衣脱了下来,周泽楷就又到了他的怀里。

“猫抱回来了?”

他看到一个三十多岁的妇女从厨房中出来,一边走一边解着围裙。

少年走过去,将猫递给她,然后帮她解后面打上的死结。

“布偶啊?”

被递过来递过去的周泽楷感觉脑袋有点发晕,最后回到了少年的怀抱。

“对了今天晚上有你喜欢的糖醋排骨……”

“先回房间了。”

“沉不住气的小子……”

少年的脚步很轻快,让周泽楷感觉一颠一颠的,但也无所谓,毕竟已经颠一路了。

周泽楷以为少年的屋子会与其他大多处于同年龄阶段的少年一样,脏乱差来形容,像杜明?但少年的房间确实意外的干净,朝阳的卧室整洁明亮,一整个书柜的书被分类拍得整整齐齐。还有另外一个台架,上面空空的,不知道是用来做什么的。床旁边有一个小窝,大概是早准备好给自己当窝的。

少年把他抱在怀里,从抽屉中翻出来了本笔记,打开一片空白,唯有第一面上的“孙翔”两字龙飞凤舞,果真要飞上天。

“12-2

生日,猫到了。”

孙翔的字算的上潇洒,比起第一页的名字却要收敛许多。

生日?

周泽楷眨眨自己的眼睛。

糖醋排骨?

喵!

3

周泽楷醒来就发现自己在训练室睡着了,外面天色昏黑,训练室的灯已经亮起来了,也没人叫醒他。

刚出道就担任队长,果然任务太重了吗?

其他人都很安静,训练室中只听见键盘和鼠标的声音。

“队长,要是太累了就去歇会吧。”

方明华坐在他的左边,低头悄声说,“经理说今晚请吃饭。”

周泽楷测眼看了看旁边台历上的时间。

12-2

生日?

周泽楷没有再关注那个奇怪的梦。

晚饭聚餐照例被灌了一肚子汽水,也不知道是谁定的可乐代酒。

回到轮回已经十点,周泽楷没再去训练室,而是在宿舍里抱着笔记本,分析各种比赛的视频。

“这是这个赛季越云的比赛视频,越云新人很有穿透力,不出意料会收到名门的招揽……”

周泽楷盯着画面上移动的横刀,在心中认真的做着分析。

鲁莽,好战,自信。

但确实很强。

一遍一遍的播放着擂台的视频,他的眼皮也越来越重。

“喵?”

周泽楷抬抬爪子,天还没亮,他对于孙翔的打扰险些有些不耐烦。

孙翔。

“今天要去训练了。”

“今天也要乖乖呆在口袋里,别出声噢。”

??

“嘻嘻。”

???

还处于蒙蒙状态的周泽楷就被孙翔塞进了口袋。

我是谁我在哪我要干嘛?一路上,周泽楷思考着这三个问题,有点错乱。

4

越云两个字并不显眼,却一下子吸引了周泽楷的目光。

孙翔看着自家布偶努力扭脖子不知道在看些什么之后,果断的把他的头按在了口袋里。

倒回去?不符合羊哥形象。

天还没亮,一路上没遇到几个人,应该还在宿舍里休息。

周泽楷悄悄抬头,顶开了口袋口,只露出一双眼。

这个赛季以前,轮回并没有发费太大力气研究越云,周泽楷出道两年,对于这个战队的了解却也不多。只能记住账号卡,人却对不上号。

那么孙翔是谁的操控者呢?

“看什么呢,”孙翔一只手放进口袋,不经意似的搓揉了一下他的脑袋。

周泽楷被自己身上的毛刺的不想睁眼。

“到了训练室可不能被人发现。”

孙翔选了个角落的位置坐下,看上去不是很显眼,确实也避免了一些麻烦。他把旁边那一椅子转了向,又把周泽楷抱出来,把外套盖在了他的头上。

“喵?”

孙翔比了一个“嘘”的手势。

电脑开机的声音在空旷的训练室中传递的格外远。

孙翔没有插入账号卡,而是点开了桌面上的一个图标,开始了漫长而无聊的基础训练。

他似乎忘了周泽楷的存在,专心的做着可能做过几百次的训练,等他回过神想要伸个懒腰时,发现布偶已经睡着了不知多久。

“布偶格外贪睡吗?”

5

周泽楷从自己的屋中醒来,神情还有些恍惚。面前的笔记本已经黑屏了,他在这里坐【睡】了一晚上。

忽略脖子处的酸痛,周泽楷又打开了笔记本。

“孙翔”

弹出来的是一堆乌七杂八的广告,周泽楷划着鼠标。

“横刀”二字正如其名,横在了他的视野中央。

最佳新人奖得主。

中午午休是必不可少的,周泽楷回到宿舍,倒在床上,脑子混混顿顿的。

6

周泽楷察觉到自己似乎处于移动之中,微微睁开眼。

这个高度,应该是被抱在怀里。

去哪?

孙翔在上楼,一颠一颠的,不久又平稳下来,到了一个门前。

门没有关,一推就开。

“醒了?”

孙翔从口袋中翻出了小袋猫粮,打开放在了他的面前,自己则抱着笔记本,看的津津有味。

周泽楷突然有点想昨天没吃上的糖醋排骨。

笔记本上播放着战斗视频。

周泽楷认出了一叶知秋。

“很厉害吧。”

孙翔有一搭没一搭的抚摸着他的后背,语气很活泼,“我会比他还厉害的。”

“咚咚”外面有人敲门。

孙翔应了一声,把周泽楷塞进了被子里。

不一会儿,孙翔走回来。

“我出去下。”

之后几天周泽楷再看见孙翔,他都是一副高兴的样子,只是其中掺杂着一丝焦虑。

快到开新服的时候了,周泽楷也忙着战队的事情,睡眠时间少了不少,于是布偶猫看上去更嗜睡了。

孙翔带着他去宠物医院几次,也没有得到明确答案,只能随身把他带着。别突然间找不到。

孙翔最近悠闲了很多,至少在周泽楷看得见他的时候。

越云似乎没有很多比赛,最近更是连训练也没叫,孙翔就干脆直接一到训练时间就窝在宿舍里,怀里周泽楷腿上笔记本。

大多数时候,笔记本上会循环着一叶知秋的视频,孙翔会一遍一遍的看,好像不会腻,边看边嘟囔。

有的时候是会在荣耀论坛上披马甲看回复,有时候会笑出声。

但周泽楷却无法理解孙翔和黑粉隔着网线吵个脸红脖子粗,是单方面的。

他可以自己开黑楼黑叶秋黑个爽快,但一旦有人附和就会被他骂回去。

周泽楷看来,这似乎是无必要的。

7

他在孙翔的口袋中,头被压在了里面。幼猫长大了不少,在口袋里有些憋屈。

出门前,孙翔在镜子前站了好一会儿,像是要参加什么宴会一样。

“今天,带你去玩。”

孙翔笑的很轻松的样子,周泽楷却感到了他手心的汗。

“翔哥。”

孙翔从车中下来,几个陌生的人向他打着招呼。

孙翔微微颔首,似乎更加焦虑。

平稳下来后,周泽楷小心翼翼的把头露出口袋。

四周的人看上去都有些眼熟,似乎是哪个战队的。

周泽楷想起经理的话,孙翔会被大俱乐部招揽,轮回也犹豫着。

不应该会是百花吗?

他们走到一一个略显空旷的房间,除却一张打大的会议桌和桌椅外,确实没有其他什么。

身边的嘉世队员一个一个与孙翔寒暄。

一味的奉承。

在周泽楷看来,这些话大多无用,比黄少天的垃圾话还废上几分。孙祥百般无聊,用手逗弄着口袋中的周泽楷。

周泽楷看到门外一人,他站立在那,似乎看了很久。

叶秋。

教科书般的存在。

孙翔的身体微微向前倾,似乎也看到了他。

“一叶知秋。”

“如果喜欢就把这一切当做荣耀而不是炫耀。”

他感到孙翔的身体僵了一下,手上微微用力。

“我会让斗神的名字,再次响彻整个荣耀。”

对峙中,孙翔从不退却。

在他人眼中,他的神色称得上嚣张,但周泽楷却能看到他额头上冒出的汗。

他轻轻舔了一下孙翔的手心,感受到他的瑟缩。

8

杭州的冬天湿冷,周泽楷习惯了南方的天气,孙翔却没有。

没有暖气只能开空调,孙翔的嘴上已经因为干燥破了皮。

偏偏他不爱喝水,整日坐在电脑前,杯子里有水就喝一口,没有也不去倒。

有润唇膏会好一点吧。

“猫粮吃完了?”

孙翔抱着周泽楷出了门,外面湿冷,风又大,孙翔很快后悔穿风衣出门。

他把周泽楷塞进怀里,在领口处露出一个脑袋。

附近有个大型超市,应该会有猫粮之类的吧……顺便带点零食。

tbc

我喜欢写,不管有没有人喜欢看。ooc?那就ooc。

小红心小蓝手?谢谢(怎有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评论(4)

热度(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