雾水五—咕咕(更完文我就改名)

产的cp就那么几个。

【王昊】蛇者说


答应的王昊周翔点文,主要是王昊,偷懒写了个移山(周翔)相关,详情请见移山上下。ps。蛇是没有听觉的,唐昊能听见是因为…他修炼成人了…

拿捏不好王爸爸的形象,ooc什么的,全部都是我的锅。

1

王杰希是捕蛇者,靠捕蛇为生。

2

王杰希娴熟的把一条在雪里冻僵的蛇丢进身后的背笼。在初雪后,没来的及回到洞穴的蛇会睡在积雪下,等开春时咬上哪个倒霉的行人一口,没人比王杰希了解蛇的习性。

往常能收获不少,但是今天王杰希只捡到了一条。

他也没有抱怨收成不好什么的,在他眼里,蛇只要有一条能交了赋税就行。

3

回到家,王杰希把蛇放在了院子里,去拿热水洗手泡脚。大冬天的,天刚黑就去躺了下去。

今天早上被窝好像有点凉,像是多了什么东西,凉凉的,滑滑的。王杰希睁开眼,看到的是一条蜷缩在他被子里的蛇 。

鬼知道他是怎么爬出来的。

他的脸上依然淡定,心里却出现了几道裂纹。谁能试一下搂着蛇睡觉,要不蜘蛛也行,分分钟挑战不可能。王杰希貌似温柔的,把那条蛇提回了筐子里,顺便把笼盖牢牢的固定在了上面。

呵呵,让你作。

4

继续普通的生活,王杰希很快就将事情忘却了。直到有一天,那条蛇又莫名其妙的从里面跑出来了。

王杰希表示并不想知道蛇是怎么溜出来的,他只要乖乖呆在里面就好。

还不到春天,这蛇就三番两次的醒了,王杰希认真思考着,要不要把家里的暖气关关,开玩笑…王杰希就提前开始了蛇的投喂,虽然要花一些钱,但比起赋税来,还是少一点的。

每天喂米饭,两周一只鸡,王杰希觉得这蛇的待遇比他自己都好,却一直都没意识到,蛇到底吃不吃米饭,在一次两次被拒绝投喂后,王杰希开始了深刻的食谱猜想,最后终于get到了他的食谱。开启了正式的投喂。

在一天天的投喂中,王杰希觉得这只蛇长胖的有点快,不禁担心他会不会再有人来收赋税的时候提前的高血压。

5

但事实证明,他多虑了,蛇还是活着好好的。

对啊,唐昊活得好好的。

那条蛇就叫唐昊,一只妖,顺便当了个山神。虽然建国之后不许成精,但离建国还早着呢不是吗?

唐昊觉得被王杰希捡到他一辈子遇见的的第二倒霉的事,对,第一倒霉的事是被孙翔秀了一脸之后来不及在下雪之前回家,睡在雪里面,醒来之后发现法力没了,exm?来羞耻play?

唐昊对于王杰希的投喂表示嫌弃,这么穷?怪不得要把我抵去赋税。

重点是,你见过谁家蛇的食谱上有米饭?

唐昊表示:这人莫不是个傻?

连带着唐昊对他翻了好几天都白眼。那一段时间,王杰希都在担忧这蛇是不是不正常,会不会有病,能不能抵税?

难道你就不能向正常动物成精的方向考虑一下吗?

唐昊翻了个大大的白眼,顺便吞了面前的那只公鸡。
“哼!算你识相,等本大爷重修人身,就顺带着帮帮你吧!”

6

时间说快可就一抽溜就过去了,唐昊总算到了恢复人身的时候,在唐昊准备霸气的表示自己的想法的时候,现实给了他一个爆栗。

“你是谁?我的蛇呢?”

exm?一个帅哥站在这,你能少关心你的蛇呢?

王杰希表示:“如果你还能变回蛇,我们还能做朋友。”

“我变回去干嘛?等你卖我吗?”

唐昊觉得这人脑子有病。

在王杰希的严肃拒绝下,在唐昊的死皮赖脸下。

唐昊终于,在王杰希家住下了。

王杰希以为是悲剧的开始,事实上他是喜剧的开端。

“你到底为什么要住在这。”

“我报恩不行啊?”

王杰希困扰的皱眉,看着在炕上滚来滚去的妖,无奈感更深。

人家妖精的报恩都是美女以身相许,送装备送小弟之类的,唐昊却直接赖人家家不走了。

对此,唐昊嗤之以鼻:“那是妖精,我是妖怪,而且以身相许的话,我也可以。”

王杰希默默扫视他,恩…一米八多,比他还高几公分…重点是汉子。

算了吧,这艳福消受不起…

7

王杰希还是个医生,一位老中医,开着一家诊所,管着看病抓药,收入不少,却总是免不了要去山中寻一些难找的药材。

春天正是药草萌发的时候,王杰希收拾着行李,打算去南面的几座山上去采药,就是捡到唐昊的那座山。

“我这几天不在家,上山采药。你留着心,小心火烛,也别睡的太晚。”

唐昊瞪大眼睛,这是王杰希第一次说他要出去。

“我跟着你吧,反正那个地方我最熟。”

不等王杰希反应,他就变成蛇,钻进了他的背笼里,只露出头,吐吐蛇信示威。

“不带我就咬你。”

王杰希还是带上他了,唐昊在他的背后,探出头,看着四周的风景,顺便给王杰希指指路。

8

“喂喂,这里有草药。”

“那里那里,你往哪看呢?”

“我困了…先睡一会儿……”

听着唐昊说话的王杰希并没有不耐烦,就一路寻找药材,然后扔到背笼里,日到正中,草药已经淹没了睡着的唐昊。王杰希坐到了阴凉处,把背笼放下,顺便把唐昊叫醒,示意他自己去找吃的。自己则拿出了干粮。

唐昊撇撇嘴,一脸不乐意的化成人形,去找食去了。

“孙翔?出来!”

唐昊用力跺跺地,像召唤土地公公一样,想把孙翔叫出来。

“干啥干啥?”

孙翔气鼓鼓的从草丛里走了出来手里拉着一只周泽楷,他可不是土地神,跺脚怎么会有用,他不过是很早就在远处看着罢了。

“你就在旁边看我热闹?”

“要不然呢,还想再打架?”

孙翔撇撇嘴,一脸不开森的样子。

孙翔作为一个山神,可是经历过大风大浪的,当初移山都没能把他移走。尽管每次说到这唐昊都会毫不留情的嘲笑他,人家本来就是想要挖你,不是挖山。

孙翔就这个原因和唐昊吵了不下百次,虽然每次都“被停战”,但唐昊看周泽楷还是有那么一丢不爽的。

就像一个人挖走了自己的好基友。

“不和你们扯…有吃得不?”

“没…”

孙翔本想说没有,但眼睛一转,“有啊!但是捉不住捉的到要看你自己了。”

作为山神,招兔子之类的小动物格外的轻松,如果是在自己的山上,如果自己没有变成这个熊样,唐昊表示自己也可以。

“白白啦!”

孙翔拉着周泽楷一溜烟的走去,全程发呆的枪王表示一脸蒙比,明明我还一句台词都没说。

“好运。”

唐昊觉得自己又不爽了一些。

9

王杰希左等右等,却怎么也没等到他,心里琢磨他是不是趁机溜走的时候,就见草丛耸动了一下,头发上沾着不少草的唐昊一脸不爽的叼着一只兔子回来了。

真*自己更生。

王杰希的眉毛抽搐了一下,然后恢复了正常。

“赶快解决走吧,还要到下面那座山。”

“好了,好了。“

唐昊一口吞下兔子,对,人型的唐昊,吞下了一只兔子。

没被噎死啊……

这是什么构造,蛇人吗?

白了他一眼的唐昊再次变回蛇形,躺到了背笼里。

“到地方叫我。”到了那座山,就真的是我的地盘了。

到那座山的时候,天色已经傍晚,所以王杰希选择了一块平坦的地方扎营。其实就是一块破布和几块树枝搭成的“窝”。

10

看起来一点也不舒服。

唐昊暗暗在心里嫌弃,王杰希似乎看懂了他的眼神,转
身进去了。

“那就别进来。”

你不让我进去我偏要进去。于是唐昊挤了进去。

“你变成蛇再进来……”

“不要。”

两人就这样挤着睡了一晚上,第二天早上王杰希觉得突然意识到,自己好像又抱着一条蛇睡了一晚上,虽然是人型的。

11

“起来了。”

王杰希头疼的摇着唐昊,希望他能清醒过来。这人/蛇昨天睡了差不多一天,怎么还不醒。

放弃叫醒某蛇,王杰希选择自己外出找草药,昨天唐昊给过他想要草药的大致生长范围,应该就是这。

看着面前黑漆漆的山洞,王杰希难得的有些犹豫,但还是进去了。

在山洞中走了很久,忽然看到了光亮。不防的遮了一下眼睛,却发现光线似乎意料外的温柔。

最前面是山洞的尽头,摆设看上去有些熟悉。

一张大床,一个柜子,上面还放着烛台,砚台和几株草药。

还是怎么看怎么眼熟的样子啊……

桌上的草药怎么看都很像一种名贵药材,不过既然灯油没用完,应该还是有人住的吧…

“喂!”

王杰希突然觉得有什么拍了拍自己的肩膀。

“你发什么呆呢?”

唐昊看着发呆的王杰希,皱了眉头。

他在王杰希走后不久就醒了过来,一路跟着他来到了山洞。他走到床边,大大咧咧的坐在了床上,拿起柜子上的草药,随手扔给了王杰希。

王杰希下意识的用手接住,被唐昊白了莫名其妙的一眼,

“反正又不是我的……”

唐昊干脆躺到了床上,看了一眼站在旁边的王杰希,“看什么看,这是我家。”

“那我走了。”

想着自己已经把唐昊带回了家,也不用再被他缠着了,就打算离开,继续去找草药。

“什么呀,我还没报恩呢。”

唐昊的鼻子都犟了起来,不开心的样子 “你就这么想赶我走啊?”

王杰希起身向外走。

“王杰希,你干嘛去!”

他向外走的脚步停了一下,“你不是要报恩吗?”

12

唐昊还是帮上忙了的,至少在王杰希攀爬差点受伤的时候接了他一下,虽然最后还是摔到了,但总比实实在在砸在地上好。

“我就说我上去吧…还要我背着你。”

唐昊背着王杰希,嘴里嘟囔着,他低着头,王杰希可以看到他的侧脸,却看不清他脸上的表情。只能看见他耳边的发一飘一飘。

“我背你来,你背我回去,就这样扯平了啊!”

虽然背王杰希对于唐昊很轻松,但他还是抱怨,谁让他不停自己的话,最后摔到了吧!

王杰希看着唐昊侧面,忽然吹了一口气,感受到气息的唐昊耳朵突然变红,停止了抱怨。

好一会儿,他才听见唐昊的声音,“就算你上山的时候没背我,我也会背你的。”

唐昊用胳膊捅了捅王杰希,衣服快夸我的样子。

“说本大爷好吧!”

在唐昊背上的王杰希还是平静的样子,垂下眼帘,嘴却勾起。

13
把王杰希背回家,唐昊已经全身无力,躺在床上葛优状。
“我这一辈子…大概就翻不了身了。”

王杰希用没受伤的右脚踹了踹唐昊。

“去打水。”

王大爷要洗澡,唐小厮要打水。

“一天不洗不行吗?”

累到绝望的唐昊表示一动也不想动,但接受到大小眼死亡凝视的他还是挣扎的站了起来,打了水。

其实唐昊所谓洗澡只要变成蛇身在水里游一圈,而水主要是打给王杰希的。ps.别问我蛇会不会游泳,请自行带入水蛇。

王杰希要更麻烦些,烧水,掺入凉水,王杰希跨进浴桶,缓缓坐了下去,拉伤的肌肉在热水的温润下不再疼痛,经过几日调理应该就会好的差不多。

肉体凡胎,总会受伤的。

14

王杰希今天要去医馆,唐昊本想跟着去。王杰希觉得,他一蛇去医馆干嘛?小心被当成药材。

“我可以化成人形啊!”

没等唐昊说完,院子的门就关上了。

他郁闷的钻进了药笼,打算等王杰希回来的时候吓他一下。

“知…呀…”

门推开的声音,来者小心翼翼。

这声音并没有把唐昊惊醒,简单来说,振动有点小。
门后探出一个脑袋,一个面生的人便蹑手蹑脚的走了进来,看到们旁边的药笼,眼前一亮。

“这下子可不用愁赋税了…”

这人熟知王杰希的习性,他一般都会把抓来的蛇放在药笼里,然后把药笼盖严。

财迷心窍的人并没有发现药笼没有被绑捞,而是伸手就往里面抓。

“啊!”

那人看到了探出头的唐昊,大惊失色,转身就向往外面跑,唐昊哪能如他愿,一尾巴就上去了,抽的邻居的腿上多了几条红痕,估计没几个星期消不下去。

唐昊冷哼一声,“还想抓你大爷我,没门。”

当那人向药笼走过的时候,唐昊就醒了,本想着直接把人咬死,却又想到了王杰希的脾性,不甘心的只给了那人一个教训。

他把这件事告诉了王杰希,果不其然,王杰希只是皱皱眉。

“别太过分。”

比起唐昊,来偷唐昊的人显然更可怜。

唐昊扬起头,一副不耐烦的样子,嘴里哼哼着:

“知道了,知道了。”

看着他不在乎的样子,王杰希叹了口气。

自从唐昊来到之后,他叹气的次数也成倍增长…

15

夏天,小麦丰收,却已经是征税的季节。各家各户都被官兵闹得鸡飞狗跳。那家的狗被官兵咬了,哪边的鸡吃了官兵。

王杰希自然逃不过,便想着再去抓蛇。

“你别去了,大夏天的,草那么深,蛇都躲在里面,你去哪里找?小心被咬。”

唐昊心里有点发虚,那年冬天要不是他一不小心睡过去,那片也不会没有蛇,王杰希也不用愁赋税……

他摸摸鼻子,“要不…”

只见王杰希摇摇头:“今年交钱…我这医馆也不是开不了张。”

再说,蛇本来就珍惜,除了王杰希,别的家也经常断,想来不会有什么麻烦。

这样想着的王杰希就如此做了,送走官员,也不再多想,麻烦却还是在一个雨天到来,甚至说,来到的,有些莫名其妙。

雨淋漓的下着,王杰希坐在床上,手上缠着蛇形的唐昊,一边读着案桌上的医书,一边用手逗弄着唐昊。

“彭!”

院子的门突然被什么重击,连续了几下。

王杰希想着是谁来拜访,便开了门。

“官爷?”

他看到上次来要税的官兵,身后跟着一个贼眉鼠眼的人,是他的邻居。

“哼!”

官兵大摇大摆的走进了门,一进去便坐到了主位上,看
得王杰希皱眉。

邻居则狐假虎威的坐在了上宾的席位,脸上的笑要撞出来般,向着官兵,为官兵递上一杯茶,完全忽略了这屋的主人。

“官爷,就是这家。”

“听说你,私藏异蛇?!”

虽然是疑问的语气,但不可避免的带着丝轻蔑,“这蛇可是皇上召集给皇太后治病用的,这要是私藏…”

“有无异蛇,官爷可自行搜查。”

话音刚落,邻居的眼中先亮了一下。

望向外边的药笼,“官爷……”

王杰希不禁庆幸,唐昊在自己的袖子里。

官兵脸色阴沉,想着雨天的不顺,一口气上来,
“这这这不可能啊…官爷,我这腿上的印可就是那蛇抽的……”

“走!”

狠狠的推了王杰希一下,藏在袖子里的唐昊却忍不了这气。

小爷的人,还是你想推就推的?

唐昊弹起来,给了官兵一口,

“啊!”

邻居被突然跳出的蛇吓了一跳,大惊失色,顾不上拉上人就向门外跑,边跑边喊:

“杀人啦!杀人啦!”

这样非把更多的官员找来,

“我说什么,让你忍不住,现在怎么办?”

“你跟我上山吧!”

唐昊像是早就想好了,脱口而出,但看着王杰希的眼神,又软了下来,“我这不是担心你吗……”

王杰希揉揉眉心,背上篮筐就向外走。

“干嘛去?”

“听你的,上山。”

唐昊化成人性,高高兴兴的跟了上去。

“你怎么又变成这样了。”

“这样你要是再掉下来,我可以接住你啊。”

16

“天都黑了,只能去孙翔那边借住了…”

唐昊撇撇嘴,“真不想看见他们秀恩爱…”

唐昊在一路上说足了孙翔的坏话,这让王杰希怀疑两人有什么深仇大怨,但事实上,孙翔只是气唐昊拿他草药,唐昊只是因为孙翔不帮他去天庭签到。

这是小事?我的全勤奖呢?

“孙翔!”

走到足够高的地方,唐昊一嗓子叫的雨都颤了颤,半响过后,才见到了人影。

“大晚上的…”

孙翔边打着哈欠,面色有些绯红,摇摇晃晃的到了唐昊面前。

王杰希这才发现,少年衣物上无一丝水迹。

“有地儿没,蹭地睡觉…”

“自己回家睡去…”

被打扰的孙翔很不乐意,“太晚了。”

“你不会法术吗?吃回肚子里了?”

唐昊握紧了拳头,“我要会,我现在能这样?”

“也是…看你落汤鸡那样…送你们一程…”

孙翔一打响指,唐昊以及王杰希便消失在原地。

一个黑发少年不知从哪出现,扶住了孙翔摇摇晃晃的身体。

“周泽楷…你说你当年也是,他现在也是…瞒着身份有意思吗……”

周泽楷不言语,只是吻上了孙翔。

跟你在一起,一辈子都很有趣。

17

王杰希回过神,发现自己在一个山洞中,似乎是之前来过的那个。

旁边的唐昊躺了下去,呼吸放缓,似乎睡着了。

王杰希则坐在了案桌上,似乎熟练的使用起了桌上的笔墨纸砚。

“咔嚓。”

细微的声音引起了他的注意。

看起来实心实心的桌子,突然出现一个抽屉,里面是几个封皮破旧的本子,表面写着大大的“王杰希”。

18

“草药?”“异蛇。”

“你tm才异蛇!”“呵。”

“你干什么!别乱动!”“别动…”

19
“哈哈哈,我说那二货怎么这样,被叶修那老不死的折腾了啊!”
孙翔笑着,躺在周泽楷的腿上,
“失忆这么老土的梗都能用上,他到底有多无聊哈哈,还封印法术,你说叶修……”

“唔_—”

“不叫叶修,叫我……”
























当发现自己写了三千多字的时候,内心特别崩,因为那个时候我依然没有写到我想写的重点,真、暴风式哭泣。

这大概是我写过最长的一发完,以及,证明一下我最近没有在偷懒。
好吧,我知道我写的不好。以后再说啦,反正现在我不知道怎么改。
笔芯。
@奇形怪








评论(5)

热度(22)